【暴风系列之七】从封锁到封闭的极权之路


权贵资本集权的瓦解,就意味着原本的集体权力向一个人的手里集中,当某一个人掌握了绝对的权力,那么,极权就产生了。从代表权贵资本的集权向极权的发展,并不是未来的事情,而是中国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至少是这样的趋势。习近平上台之后,说要依法治国,却又大肆打击抓捕人权律师,这只不过是把法治变为自己权力工具的一种手段,同时又以此体现其强权意志。把法律当作政治武器,用以打击异己,以法律的名义,打着正义的旗帜为派系清洗找口实,以此来进行组织换血,从而稳固自己的新政权。这个手段在社会主义国家并不新鲜,斯大林是这么干的,朝鲜一直都这么干的。他上台公开拜毛唱左,大搞驾临于各大权力机构之上的安全小组,基本架空了原有常委所分占的实权。这与文革毛泽东所组建革委会与文革小组的套路完全一样,仅有的只是名称的区别。当然,我并非说他就是一个野心家,心狠手辣,想要搞独裁,而是他所面对的现实就是这样的。集权的权力斗争已经发展到了你死我活的较量程度,换做任何人,恐怕也要走这条路。习不仅架空了各大实权分占机关的权力,而且还打了一大批“大老虎”,两个军委副主席,一个政法委书记,一个办公厅主任,还一个封疆大吏薄熙来,以及一大批省部级高官。九大常委就被打掉了一半,他们手里原本的权力落到哪里去了?当然落到打他们的人手里去了。权力绝对集中在一人之手,这在民主国度本是极为恐怖的事情,只因为受不到任何制约。不受制约的权力,历来都充满了破坏性,极端难测,后果只会是灾难。集中的权力越大,就会越极端,造成的灾难就越大。

有人说一个体制或一个政党的灭亡和倒台,总是有很多偶然的,然而我想说,也许他们以为的偶然那是因为有着他不知道和看不见、看不懂的必然性。如果我们把很多问题都归于偶然发生,这是不可知论,甚至也是宿命论,没有条件,没有原因,也没有过程和逻辑,就发生了?!那么我们还去分析论证什么呢?我们干脆连工作也不要做了,万一出门被车撞了呢?未来既然不可知,挣钱还有啥意义?!中国持不可知论的人非常多,这是因为没有理性系统的思想,缺乏逻辑思维能力,因为精神信念和理论知识的缺乏,从而没有求真的精神,也丧失了求证的能力。你要说前苏联的解体是偶然的,那这种偶然为何没有发生在朝鲜和中国?!苏联社会主义的瓦解前提是苏联有东正教宗教组织,而且俄罗斯地缘邻接欧亚,具有比较中国更接近理性的优势,整个国度和民族比之中国更有自省和纠错的能力。俄罗斯和罗马尼亚差不多,都是东正教传统宗教国度,都属于欧洲地缘。关于宗教与文化、信仰以及人格、社会构成的关系,有机会我会另题论述。

那么我为什么说权贵资本的集权倒台,中国会走向极权呢?首先目前的现实,就是权力不断的往一个人手里集中,这已经形成极权必备的条件之一。如果中国不走向极权,那又以何论据来证明呢?!又有什么组织和力量可以阻止权力的不断集中呢?阻止极权的形成趋势呢?!除了权贵资本集团的互相斗争,目前中国还没有任何第二种可以与之相抗相衡的势力。我也看到很多人认为国际力量可以阻止中国极权化,如果国际力量真有这么大,那朝鲜问题何须拖到今日也悬而未决?!所以,把希望寄托于国际社会的人,基本上和鲁迅笔下的阿Q差不多,大呼打过来了,坐等白盔白甲的到来!国度与国度之间,丘吉尔说得好,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朋友。美国大兵的生命金贵得紧,不会像中国人那样命贱,拿自己人的尸体去填满朝鲜的战壕。

我前面几篇文章论述过了,权贵资本因为自然资源、廉价劳动力丧失、没有创新能力,并被国际商贸所唾弃围剿,再加之他们穷奢极欲、道德沦丧,崩溃已成必然。那么权贵资本的崩溃也是中国现有经济的崩溃,目前的维稳形势如此的严峻和高压,除了极权中国难道还有别的什么路可以走吗?不可能靠权力拥有者人品爆发,自动选择宪政民主吧?!说不好听,就算他们有这个心,恐怕也没有这个时间和能力了,再说中国也不具备这个条件。原因就是在于国人没有自由平等的精神和人格,更不具备自我反思革新的意志,更缺乏迈进现代文明的智慧。在这里我再举个例子,缅甸已经展开普选了,是因为缅甸有昂山素季吗?不是!是因为缅甸有昂山素季存在的空间和基础。缅甸被英国殖民55年,除了香港,请问英国殖民地几个不是民主国度?!还有缅甸近代爆发过两次大规模民主运动,1997年和2003年,一个五千万人口的国度,几百万社会各个阶层和各个行业的人,进行过两次民主街头运动。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而是为了自由和平等的权利,为了宪政民主。请问中国有吗?!六四仅仅只是学生运动而已,连五四的规模和成果都远远不及,再说也不是为了自由和平等,只是反腐反官倒的功利主义。缅甸这两次民主街头运动都长达数月之久,这对民主理念的普及,对自由平等权利的探讨和传播,想必也是很有成效的。再说,缅甸十几支部族武装,有足够的抗衡制约力量,中国有吗?!所以,不是中国没有昂山素季这样的人,而是中国没有昂山素季这样的人存在的空间和基础。这就是必然,而不是偶然。

在权贵资本的崩溃下,中国的权力不断集中。极权的趋势已经确立。在这样的趋势下,并没有任何可以与之抗衡、彼此制约的组织力量,可以说中国的独裁极权一马平川,几乎没有任何的阻挡。很多人也说中国民众已经觉醒,可是也有人说中国多半属猪,事实上真正的觉醒者寥寥无几,大部分所谓的觉醒者不过是半梦半醒,似乎醒着。再说,在面对极权强大的军警和维稳大军面前,在蛮横的专制面前,没有经济、武装、组织支持的个人力量,仅仅也只值一颗子弹的价钱。也有很多极端主义者,整天呼吁要行动起来,然而如何行动?靠什么行动?有可行性方案和计划吗?行动起来真的可以让中国走向现代文明而拥有自由民主吗?我对此报以冷眼相看,这种言论,只不过是野蛮和愚蠢夹带着仇恨的情绪罢了。如果真要有勇气,你自己先站出去,走上街头,至少可以激发他人的抗争精神!任何一个人,无论他有多么正确,都没有权力呼吁他人去为自己的观点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一种思想和信念不是为了保护人的生命,而是要他人去献出生命,那么这种思想一定是魔鬼才有的。要别人去献身,这与他们宣扬的不怕牺牲,以黄继光、邱少云、董存瑞为英雄楷模,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哪怕是为了正义而牺牲,那也应该是人们自发的,自觉的,自由和自愿的,而不是被仇恨煽动和谎言蒙蔽欺骗的。这才是自由文明的意义!也才是真正的勇气和意志!

回到正题。权贵资本集权的崩溃,导致中国经济的崩溃,那么极权的趋势将从封锁走向封闭,逐步脱离国际社会,走向彻底的孤立。封锁是一种局部性质的、暂时性质的管控行为,封闭则是一种彻底和极端的对抗。封闭的目的就在于极权统治的需要,首先是思想观念、经济技术、商贸往来、文化和人才交流,等等。关于封锁并非未来的事情,也是正在发生的,比如大数据防火墙对国际互联网的封锁,这是对思想言论的封锁,也是对真相的掩盖。这二者并不矛盾,因为封锁互联网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极权的真相,同时还大批的删帖封号,这都是封锁行为。2015年一年,外汇储备外逃就达近万亿美元,平均每个月900多亿美元、这几乎是中国外汇储备总量的四分之一。加大外汇管制措施,打击地下钱庄,限制自由兑换,这些都是一种经济封锁行为。还有目前被限制离境的人越来越多,主要是当权者主观上认为有问题的官员、商人、学者、艺术家、律师、上访民众………比之前些年,这同样是一种封锁行为。封锁如果能解决问题,或许一段时间就放开了,但中国的问题并不是国际互联网造成的,也不是自由经济和自由兑换造成的,更不是学者、律师、艺术家造成的,而是这个体制造成的。所以,应该被封锁的是这个体制,而不是上面那些人和事。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具有强权专制意识的独裁者,以及那些奴才们,会这么去思考问题吗?当然不会,否则,那就不是强权专制,中国也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还有公开反对普世价值,说这是西方价值观,无论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这并不关键,关键人家是不是对的?是不是正确的?大搞西方阴谋论,你有本事也搞个东方阴谋不就完事了吗?!这还是文革毛泽东的思想“凡事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这就是极权对立和封闭的极端意识形态。我很想说,难道敌人拥护吃饭,中国人就偏偏非要吃屎不成?!而且教育部率先配合,这同样是一种对自由和文明的封锁。

中国目前的趋势,无论从思想意识,还是政治教育,经济文化,进步人士……无一不是采取封锁打压的,无一不是奔向极权独裁的,而且没有任何阻挡的力量!所以,我在前文说了,极权的到来,才是中国新一轮灾难的开始!

那么,极权之下,中国的未来会是怎样的情形呢?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局面呢?!欲知后事如何,请继续收看孤独风暴【暴风雨即将来临】系列文章之八《大灾难与大动荡》。

 

2016年5月22日

【作者现流亡海外,请打赏稿费】

Advertisements

【暴风系列之七】从封锁到封闭的极权之路》上有2条评论

  1. 费晨棋

    国人被洗脑太深,觉醒的比例非常少。看看我的朋友圈,很多亲戚的转帖之低能弱智,令人痛心。和他们的距离非常非常遥远。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