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1月

尹胜:莫言文代会讲话的背后  

莫言在最近召开的第八次文代会上说,“刁总书记关于文艺的谈话能够让很多文艺工作者感到:读到会心处想拍案而起,有心领神会之感,感觉到很多我们心里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就被他用非常精辟的话语概括出来了。这都是因为他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博览群书的人,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的人,是一个内行。刁总书记是我们的读者,也是我们的朋友,当然也是我们思想的指导者”。

看到莫言先生这段话,着实让人发笑,“读到会心处想拍案而起”,这是何等的悖逆常理?!既然你读得如此会心快意,为何还要拍案而起发起愤慨来?!幸好后面还有“我们心里还没来得及说的话,就被他用非常精辟的话语概括出来了”的补充,否则我以为他莫言先生反了他了。作为普通人也就罢了,而作为一个作协的高官和知名作家,并且还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居然因为把拍案叫绝说成了拍案而起,这的确是一件幽默至极的事情。

这段话的确令人作呕,一幅颂圣奴才的嘴脸耀然浮现于眼前,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我把他和诺贝尔奖相联系。此时此刻,我很想知道他的那些粉丝们,还有给他颁发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的老头们,他们会是什么感受?对于我来说,的确有吃了苍蝇的感觉。莫言从此以后,我们完全可以赐他一个雅号:莫公公是也。其实,在中国这个国度,所谓的文艺联合会这个官僚机构,所谓的文艺家,在我看来其实就是一群精神太监,甚至于连太监都不如。原因就在于,太监只是身理的阉割和缺陷,而文艺家协会的文艺家们呢,是精神、思想和灵魂的阉割和缺陷。

一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居然自己说,一个政客是他的思想指导者,我拿手机看看了这的确是公元2016年,二十一世纪,确凿不是一百年前。从这段话,我们可想而知莫公公的人格精神连奴隶社会都不如,而其思想则完全是传统的奴隶思想,甚至我们也可以说成邪恶也是毫不为过的。这种舌头丈八的舔颂言辞,我们实在是有理由对其百般质疑和万般批判。就他所说的博览群书的刁近平,他的一长串书名,我只说他如果真的读过孟德斯鸠的话,那么他就不会搞言论罪。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明确论及,语言是不能罗罪的,因为语言并不能构成罪体。语言只是我们表达出来的思想,如果思想是有罪的,那么那些没有说出来的思想更多。如果他读过托马斯●潘恩的《常识》,那么就应当知道“就算政府是必要的存在,那么它也是恶的事实”。然而从他的所作所为的现实和事实来看,说自己读过多少书的人,如果不是一个说谎者,就是一个虚伪者,道德败坏,人格卑劣猥琐,并且极为野蛮粗暴。而莫言却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博览群书的人,一个具有很高的艺术鉴赏力的人”,我生怕他还给添上一个排比“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所有的奴才的都有一个当主子的梦想,所有的奸臣佞人都有对正义和勇敢的期盼,这是人的基本良知。莫言先生虽然是文联高官,但必定还是一个作家,我们可以质疑他的道德,但无法质疑他的智商和情商。而一个智商和情商都不存在问题的人,是什么使他丧失了基本的是非判断的,使他他如此卑躬屈膝,扭曲自己的人格和丧失做人最起码的良知呢?

我想这有三个可能:
 

第一种可能,就是这种在体制内混文联的,那就是一个官场,并且是被这种体制天然赋予了吹鼓手的使命。也就是说,凡是文联的文艺家只是党国豢养的一群欺人、骗人、愚人的奴才。他们绝大部分人愿意在这个体制中栖身,自然也就具备了奴才的秉性。,只要能讨得主子的欢心,什么恶心的话他们都能说。古有马致远,前有郭沫若,也不少他一个莫言莫公公。

第二种可能:这两年大抓大判,中国的政治风雨飘摇,奴才们又习惯相互拉帮结派的恶斗,莫言就趁此大好时机,不惜恶心自己也恶心他人,对刚成为了核心的刁近平就进行大舔大吹,以其寻求一个人身安全。

第三种可能:就是在会前有人“通知他”、“提醒他”,比如说他是诺贝尔奖获得者,影响大,必须要在会上做出政治立场的表态,否则……尽管莫言妙笔生花、阅尽世事,但他无论如何也只是一介书生,什么晚节名节都可以不顾,因为自身和家人的安全要紧,所以,他别无选择才有了这番让人反胃的文代会发言。

除此三种可能,我想不到还有别的可能。这三种可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恐惧,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愿意违心的去颂扬他人,更何况一个举世瞩目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呢!因为恐惧,奴颜媚骨也是装出来的,因为恐惧不得不说假话,因为恐惧别无选择。这就是中国几千年来的关键问题,权力独大到可以剥夺所有人的一切,没有任何组织与力量能够制约和抗衡。
 

就莫言这段话的背后,事实上深刻的折射了中国的政治走向,已经趋于极权和崩溃、动荡的边缘。当权力拥有者开始封锁言论的时候,那么也就是他打算做一切坏事的时候;当权力拥有者肆意剥夺人们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自由权利的时候,接下来就是剥夺人们的一切权利,甚至包括你生存的权利。现实里的中国,封锁思想和言论在这两年里日益疯狂和猖獗,这充分说明,中国的动荡和崩溃就要即将发生,我们的生命和自由也将越发危险。我希望很多人应该明白这一点,不要心存任何的侥幸,能走则走,不能走除了成为当权者的马前卒那就是只有抗争,或者是像绝大多数人一样任人宰割,存在于永无尽头的绝望之中。

2016年12月6日星期二
作者流亡海外,请予以稿费赞助

【暴风系列之八】大灾难与大动荡


上文论及中国的极权趋势已经形成,九大常委倒掉一半,权力不断集中。互联网防火墙、删帖封号,喝茶抓人,边控限制离境一切被视作“有害国家安全”的人员、外汇收紧……等等,各个层面都已经开始了从封锁走向封闭的极权现象。那么极权是否就是由一个特定某人的个人意志所决定呢?不是的。因为极权的产生其根本,还在于使其体制形成的思想文化土壤,是思想和文化塑造了人的人格和精神,以及价值观。比如希特勒还是靠选举上台的,他的巨大权力很大程度上还是民众自愿赋予他的。所以,二战之后德国一个哲学家反思纳粹时期说,这是一个民族的共同犯罪,甚至在那个年代连沉默也是犯罪。这是多么深刻的反省和见解!

事实上,只要有这个土壤,有这样的文化和思想,有这样愚昧极端的整体人格,那么极权才有存在的可能,才有发展壮大的条件。比如共产主义是欧洲人提出的,当年在欧洲也盛行一时,然而在欧洲为什么就没有得到发展壮大呢?只因为欧洲的文化思想具备了这种免疫力。这就好比共产主义学说是一种感冒病毒,欧洲就打了几个喷嚏,苏联却因此大病了七十多年,而中国和朝鲜就一病不起直到今天,一个世纪了,甚至还会因此而丧命。 

这也就是说,极权的产生并非特指某一个人,至少在极权产生之前个人意志都是次要的,只有到极权形成之后,那么个人意志才变得重要起来。只要有这样的土壤和条件,人们精神意志还处于非理性的极端矛盾下,强权斗争就会不断发生,极权迟早都会产生。至于权力落到谁的手里,不是张三就是李四,也许是张三获得了极权,也许是李四干掉了张三继承并继续了极权,这都是随机的,直到它再次崩塌的那一天。极权之下人人都是受害者,包括掌握极权的人,没有人可以幸免。 

我非常认同康德的观点,他说社会体制是集体意志的体现,是中国的人集体意志决定这个体制的存在。那么伏尔泰又说,社会变革是自然发生的,综合了精神信仰、文化思想、历史传统的种种因素所导致的必然结果。可是中国人往往简单粗暴的把历史责任归咎于某一个时期或某一个人,无视前后的逻辑关联。所以,中国也总是有人期盼明君出现,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他人,希望明君一朝安天下,扭转乾坤定江山。往往,骄横的主子都是奴才们给捧出来的,再说,被捧为主子的人原本也是奴才,就算当了主子灵魂里也依然还是奴才。中国从来没有具备独立人格的贵族,也从来没有过真正的主人,但从来就不缺乏趋炎附势的奴才,以及众多狡诈懦弱和贪生怕死的奴隶们。这样的情况同样是因为没有精神信仰,没有求真意志和智慧的文化思想所导致的,同时也是极权生存的最佳土壤。关于中国文化为什么不具备文明基因,我会在下个系列文章《中国未来将去向何方》中去进行论述探讨,并寻求中国问题的解决之道。

对于中国未来的经济问题,我前面已经反复提到,中国还是类集体计划经济模式,民间自由经济不足百分之十。随着经济的崩溃,权贵资本集权的瓦解,在没有第三种力量的抗衡制约下,微不足道的民间自由经济就会被大面积抹去。民间经济主要以餐饮、零售、小商品制造加工、服务业为主,这都是难以垄断的市场。民间经济门槛低,利润薄,严重依赖廉价劳动力,也是权贵资本所不屑的。那么,中国现有民间自由经济生存的基础,完全依赖权贵资本集权的发展所带动的,如果他们自己都活不下去了,想想还有谁来消费?!这让人想起当年的供销合作社,卖根针、卖颗糖都是被垄断的。再则,目前因为资源的枯竭,国际贸易逐渐丧失,资本外逃,经济下滑,他们已经转头扑向国内大众靠廉价劳动力的原始积累了。靠通胀偷走购买力,靠股票洗劫大批的中产,靠房价洗劫平民。可以说,中国经济一直脚已经踏出了悬崖,仅差一步,就会坠入万丈深渊,浑身碎骨! 

资源逐显枯竭,逆差逐步放大,外汇逐渐储备日趋减少,国际商贸继续萎缩……..中国制造估计不出几年就彻底留在中国了,除去有限的内需,其余的都会从库存变成废品。如华为及很多制造业,已经在向越南、印度转移,再加上廉价劳动力的减少,也就是老年化的逐年显现,中国或许不久的将来想制造都没有机会了。消费萎缩,财税锐减……庞大臃肿的权力机构又失去了道德底线,对民众的掠夺和盘剥或将超过中国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最终,工厂大面积倒闭到、大面积失业,就一个房地产行业就足以让所有银行破产……这个时候,社会治安几近崩溃,烧杀抢掠无处不在,高压维稳势在必行。或许,我们不但要习惯枪声,还要习惯随时随地发生的死亡,包括随时被警察抓捕和破门而入被清查的新常态。在那个时候,军警荷枪实弹,城管协防棍棒满街,我们每一个失去特权的人,不要说尊严与人生权利,能活着就是万幸。生命沦为极权的燃料,成为灾难的核动力,推动中国苦难滚滚向前。除了盘剥、压榨、死亡、虐待、互害…….仅存扭曲的生命,挣扎在这片如同屠宰场的土地上!煎熬着,痛苦着,不尽的黑夜一个紧接着一个! 

在社会治安混乱的情况下,政府将会实行军管化,而且政治运动将成为社会治理的一大法宝,思想学习从中央到村镇,将成为大多数人活下去的必要条件。伟人再度横空出世,或者轮番出世,马列加孔儒,天天读,天天背,天天讲…….打倒任何人都是代表了“人民”的意志,无论谁倒霉都是因为维稳的需要,所有被害者,都因反对共产主义、危害国家安全,是稳定的隐患……谁上台谁都维稳,无论任何罪恶目的,都因为稳定压倒一切……..爱国主义再度被宏扬,美日帝国主义又一次被国人仇恨的口水淹没…..这个时候比的就是谁更无耻,谁更荒唐,谁更蛮横,谁更残暴,谁更狡诈阴险,谁更心狠手辣…….仅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活下去,才能保命!很多人说,科技发展了,国门打开了,人口流动了,关不上了。真的吗?当无工可打,无商可经,无钱可用的时候,你拿什么流动?再则,当年的红卫兵串联是不是自由流动?!几千人面对几支枪口、几条棍棒便会鸦雀无声。连把菜刀都要实名制,到那个时候别说枪支,冷兵器一定会被清缴。至少目前,私藏管制刀具还是违法的,只是看他们是否需要收缴你的。你要说暴动,那也只不过是零星几个不愿意像狗一样活着的异类,不用几颗子弹就能把他们清理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 

目前中国随着经济萎缩,一步步向集体计划经济模式滑落,直到彻底成为纯粹的计划经济模式,所有的私人企业将被逐步“国有化”侵吞,直到有一天改革开放好像没有发生过一般。失去土地的城里大批人,又重新领略到粮食供应的感觉,整日除了愁吃就别无其他。农村抛荒的土地再次被耕种,只是所获的粮食多半被打着“公有”旗帜的当权者所掠夺。将有一大批的知识分子和进步人士将以“危害国家安全罪”或“分裂国家罪”受判入狱,或者被以各种手段虐杀。或被嫖娼死,或被躲猫猫死,或被突然倒地死,或被心脏病死…….各种各样的被死亡,总有一款适合我们每一个人的。 

整个社会就如同人间地狱,告密成风,为了活下去和少受罪,亲人出卖亲人,朋友出卖朋友。禁欲再次成为道德的制高点,以“万恶淫为首”的传统观念剥夺每一个人的天然权利,迫使人们就范成为极权下的奴隶和顺民,对于这一点,从东莞扫黄到《武则天》改版,再到云盘清理逐步开始。在不久的将来,大批的人因为不甘现状而自杀,正义之士将被围攻和出卖,遭到残酷的关押、折磨、残害……

由于权贵资本集权的瓦解所引发的经济崩溃,社会动乱加剧,治安借助军警勉强维护,大批的中上层加紧逃亡,国门依然因为维稳的需要而再次关闭。于是偷渡成风,边境上随时都会听到零星的枪声,随时可以看到偷渡者倒下的身影,和死亡之前的惨烈的抽搐和呻吟。国际社会谴责不断,媒体大篇幅的报道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但对于中国现实毫无意义,直到西方民众习以为常…… 

因为被制裁,加之经济的恶化,粮食危机很快爆发。中国目前将近百分之四十的粮食依赖进口,如果无钱买粮,那么意味着中国将有三亿多人吃不上饭。假设老天再来次自然灾害,那么中国又将大面积的饿死人。加之人口老年化,百分之三十的劳动力根本无法养活百分之七十的非劳动人口,那个时候或许满地都是老无所依和老无所养的老人,被遗弃,被抛弃,被赶出家门,暴尸荒野…….在中国的历史上,将会再次出现如历代皆有的“人相食”的记载。 

整个中国,继魏晋和明末(死亡率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再度沦为人间炼狱,并近在咫尺。我也多么希望这只是一部小说,看完就完了,可是我没有可靠的证据来说明中国不会变成这样,也没有可以依靠的力量能够让我变得乐观,对未来充满哪怕一丝希望!或许,这仅仅只是一个推测,并不会变成现实!

我唯有的只有祈祷!

【中国未来,充满动荡和灾难之中,那么身处当下的不同境遇的中国人,应该怎样去规避经济、历史和政治风险?怎样根据自己的实际条件最大可能的去保护自己呢?欲知后事如何,请收看《暴风雨即将来临》之九《逃亡与救赎》】

2016年5月24日
作者现流亡海外,请打赏稿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