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年02月

尹胜:我想我不会再去教会了【初到美国之四】

上个星期我去了黄角石华人长老教会,并录有视频和撰文描述了我所遇到的那些事,以及听到的那些话,回想起来,对于那个牧师个体的人我是心怀愧疚和歉意的,因为无论如何,无论人家有任何的错误,我的言论总也是会带给人伤害的。他后来还打过电话给我,我真的很希望他没有看见我视频和文章,不要带给他任何的伤害。但是,我们在真实的面前,在真理和正义的面前,如果我们仅仅只是为了保护一个个体的人不受伤害,而放弃求真的精神,不尊重事实和自己的内心,这无疑就成了一种更大的罪恶。在这样的反思中,确凿存在着很大的矛盾,选择也是艰难的。我说真话会伤害那个牧师,但这是符合求真的精神,如果我放弃说出我所见所闻,那么我则是放弃了求真的精神,保护了牧师不受伤害,然而这和包庇他人又有什么不同呢?!所以,我宁愿背负对于他个人的内疚并为此而忏悔,最终选择了真实和真相,因为我深知,真相是永远大于我们个人狭隘的情感的,只因为它是真实的。真实和真诚是我们抵达真相和真理的必由之路,是必要和必须的基石。 

正是我在我的Twitter和Facebook上发布了那篇文章和视频,也才有了一位朋友给我推荐了新希望国际教会,今天一早我也满怀希望的去了。这次虽然没有遭遇到上次牧师带给我的不快,但最后我的内心获得依然是失落,我想我不会再去教会了。

我不得不承认,新希望的李世敏牧师是一个虔敬温和的人,他的讲道也充满了人性关怀和爱的意义,而让我失落的是这些华人信众,我所遇到的人和事,以及我更为深层的思考。 

我去的时候是十点,有位热心的女士就引我去了读经班,讲经的是一位台湾阿姨,李世敏牧师也是台湾人,我不得不说,我所见的大陆人和台湾人的差距是巨大的,甚至是本质的。读经会正读到使徒保罗,讲经的阿姨深入浅出,讲得也非常好,我听得也很认真。然后讲经完就去教堂做祷告,而对于我更多的是忏悔,我自认为我没有做过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情,但对于我三个年幼的孩子来说,我的逃离就意味着和他们的分离。我的确因为自己的信念和迫于自己的现实,放弃了作为一个父亲的责任和义务,把这说成是一种罪恶也是毫不为过的。当初,我选择流亡的时候,我内心里挣扎过很久,权衡过很多。我想,虽然我的出走会让孩子们暂时失去父亲的陪伴和爱护,但长远来说,至少在日后他们才有可能脱离中国那块罪恶的土地,有接触到人类文明的机会。假若我选择留在大陆,那么一方面我必须接受中国当局对我的监控和对我思想言论及人身自由权利的剥夺,甚至还有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入狱的风险,那么我的孩子们或许长大了也只是亿万个麻木和愚蠢的中国人之一,这样的生命在我看来是极其可怕的。最终,我综合了等等因素,才冒着边境被抓、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出境,历经5国12天,才流亡到了美国。到了美国虽然因为经济和生存面临很大的困境,而我的精神和思想是自由的,我很想说,就算这样,我也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幸福,这种心境或许是很多人所无法理解的,但我的感受却是如此的真切。 

祷告完了就是午餐,我端着教会提供给人们的午餐四处找座位,找到一个座位,有几位华人阿姨很热心,让我坐下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来,我说是。然后她们又问我是从大陆来的吗,我说是。她们问你是干什么的?我是写写画画吧。对面的老妇人,对不起,我这里无法称她为阿姨,她像审问我一样非要问我写的是些什么。我虽然没有回答她,但搞得我极为郁闷,总之聊了没几句就聊到中国的现状,她说中国挺好的啊,你怎么跑来美国?!我听这话火气就上了头,我说,你既然说中国好,你呆在美国干什么?你应该回去享受这种好才对。她说,好和回去是两回事。我说,一个批判政府都会犯罪的地方你说好在哪里?她说,你为什么非要批评它。我马上知道我遇到了一个被汉语传统文化塑造的奴隶,又有辩证思维的老东西了,同时又有一颗被 “中华文明”、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思想所填充的肮脏的中国心。我看着她毫不客气的说:“你这种人来基督教教堂是对神的亵渎和玷污”,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我想我不会再去任何华人教会,原因是这群所谓的华人在我看来是神也救不了人,因为他们被汉语传统文化的民族主义和中共的爱国主义彻底扼杀了灵魂的一群人。而台湾人虽然比起大陆人要好很多,但绝大部分也依然还在这种文化和语境里脱离不出来,依然是在民主体制下包藏着一个大中华的奴隶梦想,他们表面在基督教里,而内心明明深刻着一个邪恶的龙图腾。这个问题我并不责怪这些人,只因为汉语文化的和佛教的愚昧才造就了大陆人、乃至台湾人和亚洲人的愚蠢和无知。只是幸运的是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至少在现代人类文明的方向上还是对,他们所拥有的这个体制无一不是在美国的全力支持下才得以实现的,仅靠他们自身绝不可能完成这种体制的转型。对于这一点恰恰最大的阻碍就是因为精神信仰、文化和思想系统的缺失,而现在的很多学者基本上都无法对此进行深入的反思。如果,我们不能把社会的现实现象推挤到体制,推及到人性人格、推及到文化思想和历史传统、推及到精神信仰,至少这个逻辑链是不完整的,无法自洽的。就说民主待议制度吧,人家古希腊都有法庭,都有明确的权利界定,古罗马就有元老院选举执政官制度,而中国的绝大部分学者和作家,仿佛都瞎了眼似的,对此视而不见,总是撇开文化和精神信仰和历史去谈现代民主的制度,我只想说,这些人也还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同样也是无知和愚蠢的,非常盲目的。 

当然,对于圣经来说,汉语圣经本身因为语言工具落后和原始的原因,在文本上就是对原本圣经的歪曲和曲解。所以,在我看来,就算那些自认为是真正基督教信徒的人,他们离真正意义上的基督教的教义和基督精神还差十万八千里,因为,汉语是专制奴隶文化的属性,本身就不具科学性、理性和智慧等等内在的精神与含义。在我看来,中国的基督化,首先是传教的英语化,去汉语是基督教在中国传播的开始。目前的汉语圣经,汉语传教,根本上不可能实现中国基督化,只能是基督的中国化,正如当年的佛教的中国化,最终只能成为机会主义和形式主义的东西。这些深刻的道理,我想中国人能理解的不多,然而我们要去改变它的前提还需要一套系统的思想理论,同时还需要一批具有基督精神像保罗那样的使徒才能得以实现的,并且非常的漫长。

尽管中国的基督教与原本的基督教还有巨大的差距,但就现实意义来说,信仰基督教的人比起信仰其他宗教和无神论者整体上都是要好很多的。尽管好一些,但与真正的基督教教义和精神的差距又是相当遥远的,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未来才有可能取得更进一步的突破,与真理更靠近一步。我们可以落后,哪怕排到最后一名,但是一定要在文明的序列之中,在文明前进的方向性是保持一致的,而不能背离文明的方向。如果背离了文明的方向,那么中国汉语的基督教恰恰是反基督和反文明的,对此,这几乎是华人世界尚无法跨越的障碍。

我个人的理解,真正信仰基督教的人,首先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抵达基督精神,谨慎阅读汉语圣经,远离华人教会和华人信徒群体,否则你将永远只是一个形式主义和机会主义所包裹的假基督徒,甚至连反思和自我认知都无从做起。 
2017年2月26日星期日

作者微博、公众号已经被封杀

作者微信:yinsheng71

Facebook:Sheng Yin/尹胜/15989777021

Twitter:@yinsheng74

作者现流亡海外,请予稿费赞助


 

Advertisements

我眼中的杨恒均先生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杨恒均先生就成了我的微信好友。上半年还被上嗨羊群拉去做过一次讲座,讲座之后因为无法接受其群规我就退了,当时,羊群也有群友加我为好友。 在这之前,我仍然还是不知道谁是杨恒均先生,也不知道羊群是属于他的,同时也从来没有看过他写的任何文章。而北京一个好友告诉我:“杨恒均的民主文章写得不错”。就冲着这推荐,我才开始关注他,看了他好几篇文章,恕我愚钝,思来想去也没有发现好在哪里?并无理论深度,亦无精神光芒,文采平平,讲的都是市井老头老太都明白的道理。浏览了他的朋友圈,其所发文章大致可以称之为民主心灵鸡汤。虽然他在嘲笑于丹,但在我眼里,杨恒均先生的鸡汤与于丹女士的鸡汤只是用料不一样罢了。于丹女士用的是“论语”煲鸡汤,杨恒均先生用的是“民主”煲鸡汤,于丹女士的“论语”好歹是真的,而杨恒均先生的“民主”却是假的。材料虽然不同,并且有真假,但本质还是差不多,似乎有味,吃不饱也饿不死,美其名曰:养生。

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一次我和他微信聊天,他说神州的知识分子如何如何,我告诉他“知识分子”、“学术”之类词汇的词义都存在严重问题,而有思想和学问者应作“智识分子”,“学术”本应作“学理”或“学问”。并告知他这些是五四后的荒诞造词,严格说是不符合语义的,而且词不达意。而杨先生到此便闭口不言了,我也就没有和他继续聊下去,必定他也没啥学问,写的文章都是极其肤浅的道理。

后来几个网友问我怎么看杨恒均?我的回答是:外围五枆。为什么说他是外围五枆呢?第一,他曾经干的就是特工的工作,现在表面上脱离了体制,但究竟如何呢,谁也不知道,人在香江是为外围;而五枆又分两种,一类是拿薪水的职业五枆,一类是不拿薪水的自干五,至于杨恒均先生是哪一种我就不得而知了;第二,杨恒均所组建的羊群群规都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规定。你拥护共产主义,拥护社会主义,还畅想民主?这个与你党的“民主集中”又有何不同?可能杨恒均先生还有“共产民主”或“社会主义民主”之类的强盗逻辑和诡辩术吧。在我看还是机会主义的本质,不过这也是他们所擅长的;第三,访民被杀、天津火暴炸、彳聿师被抓等等公共事件,从来没见杨恒均先生有过任何态度,对当政者也从未有过任何直接正面的批判。要知道,民主是由真理与正义产生的,康德在其纯粹理性批判中指出,批判是求真极为重要的手段和方法。看来杨先生从来没有求过真。

在这之后又看到一个微博,作者不记得了,称杨恒均先生为“民主小贩”。我觉得要仅是民主小贩那也罢了,而明明就是另类五枆的做派,打着民主的幌子搞维稳,极具煽动性和欺骗性。这种把戏,岂是一个小贩所能为的呢?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和微博经常被封,而杨先生却能有特别打赏功能的平台,而且安然无恙,很是让人佩服。另外,他的神态我也极其不喜欢的,觉得非常虚伪狡诈,当然这仅是我个人的感受。所以,当天我就把他给删了。 再后来又见其文《我的信仰是民主》,这是非常可笑的,估计杨恒均先生的哲学水平有限,连信仰和理想也是分不清的。信仰是永恒与无限的精神仰望,而民主社会、共产主义仅仅只是理想。严格说自由民主虽然在神州还是很多人的理想,而事实上它已经是一个目标了,因为很多国家已经实现,我们只要有计划推动就能达成。理想就是通过努力或者可能实现的东西,而信仰却是永远也不能实现的。一个是形而上,一个形而下,没想到杨恒均先生就这般水平,连信仰与理想都分不清楚。当然,杨恒均先生比起周小平和花千芳,无论逻辑与选题,都是要好很多的。可惜,在他那里唯独不见真理与正义,连更深刻一点的历史和文化都难以觅得。

到此也深感遗憾,这样的思想水平居然也能获得一片叫好声,获得那么多人的拥趸,所以,在此,我也对羊群那些群友深表同情! 文章结束,我把羊群的群规抄录如下,大家看看,这样的群规如何与自由民主联系起来?活生生就是一个网络传销组织的规则。

2015年104日 羊群群规通则(V1.0)
一、群员应遵守国家法律,认同羊群理念和做事方式,积极参加羊群的交流和各项活动,主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二、群员最多可加入两个地方组和两个功能群。
三、入群后,须将群昵称改成如下格式:昵称-地区名;大学生群组的格式为:昵称-大学校名。
四、群员不得在群里发布与敏感政治事件相关的内容;不得发布与羊群理念不符的文章、链接、视频和图片;也不得发布任何形式的广告(羊群专属广告除外)。
五、群员发言须互相尊重,不可进行谩骂和人身攻击,非经申请不能使用语音和对讲。
六、群员不得私自拉人入群,但可以向管理员推荐,经审核通过后由管理员请进来。
七、任何以羊群名义开展的活动均须通过分管的理事员向理事组申报,获得授权后才能开展。
八、违反以上任一条款,计违规一次。单次违规造成严重后果或违规沟通无效,以及当月累计违规达两次者,将被请出羊群。
九、群员有权向管理员提出意见或建议,对管理员不满意且沟通无效,可向监督组成员投诉。
羊群监理会

2015年7月5日 
作者新浪微博和公众号被沦陷,微信也危在旦夕

Twitter:@yinsheng74

Facebook:尹胜/Sheng Yin/15989777021
作者流亡海外,请予稿费赞助

初到美国之三:房角石华人长老教会经历

如果不是因为求真的精神信念,不是顽固的坚持个人意志和独立思想,不是因为渴慕自由与文明,那么我也不会亡命天涯,冒着生命危险,途经5国12天流亡到美国。事实上,我有很多的机会妥协,去获得那些所谓的功名利禄,和绝大多数国人一样,顺延老祖宗留下来的机会主义思想,去附和、顺从、屈服,狡诈阴险而卑劣的正如司马南、倪萍以及很多中国人一样,捞取到大笔的钱财,然后堂而皇之的拍拍屁股走人,有进有退,如鱼得水。这是他们的路,不是我的路,我不敢说我进的就是基督所说的“窄门”,但肯定不是人们所说的大道。这条路在很多人看来非常艰辛,但那是我所愿意付出的代价,只因为我坚定的认为那是正确的,也是正义的,是真正的幸福之路,只是苦了我的家人和孩子们,所以我内心里的愧疚又是如此的深重。
 

初到美国,语言不通,没有合法身份,没有收入来源,仅靠着一些读者的热心赞助而勉强维持。主要问题还不在生活上面,而是从国内到国外,越是了解中国人,越发令人绝望。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精神信仰,也不寻求正义,灵魂是僵死的,或者是根本就不存在。他们不仅被愚蠢的汉语传统文化蒙蔽了理性,塑造成精明而又愚蠢,狡诈而又懦弱,表面上看起来规规矩矩,而行事做人却又猥琐肮脏,充满着极大而又隐蔽的破坏性。除此,而且被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集体主义思想所绑架,时时表现出来的、是一种虚妄的骄傲与滑稽的自豪,而深层次的却是自卑、愚蠢和愚昧。

 

对我个人的帮助大部分都是基督徒,而真正在理性上能够有所交流的,同样大部分是基督徒,至少也是认同基督文化的。我不是一个基督徒,我坚信这个世界一定有它必然存在的原因,我相信真理的存在。基督说他就是真理和道路,纵观人类现代的国度,也只有基督教的国度的人才有真正的自由和平等。至少,基督教是最接近真理的,最接近我所追求的。我虽然不是一个基督徒,但我肯定是一个有神论者,而我理解这个神的意义并非只是一个形象,而是事物的产生的根本和根源,一切存在的基础,是直指事物终极意义的一个因素。而基督文化我则是最为认同的文化。

 

在这样的理念、思想和境遇下,我周日都会去教堂,我不敢说自己去教堂是为了祷告和礼拜,而更多的是学习。我喜欢教堂庄严肃穆与清幽静谧的环境,读读经文总能让现实的烦恼烟消云散,我可以忏悔我的罪错,也可以祈祷祝福我所期待的那些美好。可以说,我非常享受周日去教堂的时光,不知为什么,在那里我是如此的安静与满足。最为关键的原因,在那里的遇到的人,很多都一扫往日世俗恶劣的嘴脸,至少不让我产生想躲避他们的念头。

 

在我住的附近有两个教堂,一个是英文的,另一个是中文的。我目前还在英语扫盲最低级的班,也就是说我连日常用语都是不会的,所以更别说去英文教堂听讲经和交流了。2月19日,我9点半就去到了那个中文教堂,这是我给房东打听来的,周五专门还开车过去找了,我担心周日错过了时间。9点半到那里,我进去看到教堂空空的,这时我看到一个白人阿姨,她和我打招呼,估计是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我说“I’m sorry !I can’t speak English,you speak chinees?’”白人阿姨抱歉的摊开手说:“no”。我用手指了指教堂,她明白了我的意思,让我十一点半过来。她说“eleven thirty”,我本来是学了这些数字的,但还是没听懂,白人阿姨就拿出一张表指给我“11:30”,我这才算明白了。于是,我就坐在车里等了两个小时,后来看到几个黄种人陆续进来,一看就是中国人,我也跟着进去了。

 

进去之后,教会的人都很热心,让我去一个房间里坐下,然后有牧师进来讲早课。然后是自我介绍,轮到我的时候,我说我是做艺术和写作的,因为受到中共的迫害逃出来的,我找到这里就想进来了解一下。我没有受洗,但是我信仰神。因为神在我理解里是一个感性真理,是理性真理的母体和前身,曾经也就是真理的本身,关键在于其宗教产生的文化又是促进了现代人类文明的产生,至今依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牧师先生不以为然,说来到这里你什么也不是,我曾经用英文写诗还拿国美国的年度诗歌奖,我是诗人,自己还是英语教授。与其说他是在说教我,不如说他是自我标榜,令我非常的郁闷。随后他又说很多人说信基督,就是为了到教会来寻求政治避难,想牧师能够出庭为其作证。我熬到早课结束我才说,牧师先生我需要解释一下,我来这里并非需要政治避难的证词和证人,而是我真的喜欢,想进来学习。在早课上,牧师还公然说文艺复兴是人类文明的灾难,是错误的,虽然我不知道他的这些观点是如何得来的,但是我全然没有和他探讨的兴致。

 

早课之后去教堂,唱诗和读经都是美好的,我看到十字架和两边的彩色玻璃,我非常的喜欢,我在想我回去也画一张这样的画一定很美。而牧师在教堂上几次谈及他和长老会或者是教会组织的个人矛盾,我非常厌恶,在我理解看来,教堂是庄严和肃穆的,读读经、唱唱诗、布布道,讲一些个人恩怨和人际矛盾的事情实在有煞风景,说严重点这是对神的亵渎,也是对信众的误导。

 

当他谈到与教会一个日本人的矛盾时,他还讲了一个笑话:一个白人,一个日本人和一个中国人,到了一个岛上被酋长抓住了,按岛上的规矩,每个人必须要打三百个板子,但是在打板子之前每一个人都可以提一个要求。那个白人说要10个枕头,结果打了两百多下枕头就打烂了,最后白人被打得皮开肉绽。牧师还问皮开肉后面那个读什么?下面有人回答说读绽。他说:对,读绽,但都皮开肉绽了,肯定也露出腚了。大家笑。轮到日本人的时候,日本人说要十个床垫,结果三百个板子下去日本人毫发无损,日本人得意洋洋。当轮到中国人的挨板子前提要求的时候,那个中国人说,请把刚才那个日本人垫在我的屁股上,最后那个日本人被打得很惨。下面的信众一阵大笑。这个笑话我没有笑得出来,只因为太恶劣,在美国这块自由的土地上,在基督教的教堂上,一个牧师居然怀着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思想,公然嘲讽自己的同事,而且同是黄种人的日本人。这同样是对神的亵渎。

 

做完礼拜,大家出来去吃饭,牧师先生站在门口一一握手,轮到我的时候,牧师拉着我的手说:别相信自己,要相信牧师。我无可奈何,心痒得想发笑。吃饭的时候我就想,我相信神,相信圣经所说的道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凭什么要相信你一个牧师呢?新教改革者马丁路德就提出,人们要越过牧师、神父和教会,独自面对神,面对圣经,至少这个逻辑是正确的,至少我是认可的。

 

回来后,晚上我录了一段小视频发在我的自媒体上,以及微信群里,得到一些朋友的认同,也有不同意见的回应。在洛杉矶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许多华人也认识到,中国人在这里,几乎是做一行坏一行,无论是装修、餐饮、按摩,无论哪一行只要中国人做一定是越做越烂。我看到这样的教会,我对这种结论深信不疑,连基督教都可以被华人做烂到这种地步,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他们无法破坏的呢?!关键问题在于,好多中国人都在指责其他中国人,他们都自以为是觉醒的人,而他们并没有从自身的改变做起,更别说去改变别人,一切道德都是为他人而设,自己的所有的罪错都是有情可原的。这就是华人的可怕之处。每每如此,我都担忧着哪一天又会遭到别国别族的排斥和反击,酿成惨剧和悲剧,但我深知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其实,改变一件事情,只有认识是远远不够的,关键是要身体力行去做到,这需要意志和智慧、以及勇气的,敢于舍去很多利益才是可以办到的,然而很多人仅只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然而自己却不愿意去坚持,去践行,去付出,都希望别人去改变,自己坐享其成。这同样是机会主义的范畴。但更糟糕的是,中国更为普遍的,是连基本的是非判断能力都是没有的。

 

也有朋友劝诫我不要说这些,自己知道就行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说?难道是为了怕得罪人?如果是得罪人,我连中共和他们的核心习近平都是敢于直言批判的,我为什么还要害怕得罪任何人?难道对这种现象的揭露不是正义的吗?不是一种勇敢吗?或许朋友是出于好心,但我不认可这样的观点和态度,对于那些错误与邪恶的东西,只有勇敢的面对,揭露和批判,这不仅仅是正义的,在我看来也是符合基督精神的。所以,我非常感谢朋友的劝告,我依然坚持我的不妥协,直面事实,批判那些虚伪与错误的一切。

 

对于基督教来说,整个汉语语境从真正意义上来说离真正的基督教文化和精神距离非常的遥远,除了语言障碍造成的曲解经文和教义,主要还是中国人根深蒂固在汉语文化中熏陶出来的形式主义和机会主义的人格。我在很多信徒身上并没有看到真正的意志和智慧,没有看到基督精神,没有使徒的信念,没有看到足够的勇气,他们所信奉的只是一种极为表面的的形式,理解的只是肤浅的道理,记得的只是简单的圣经故事。然而这样的群体还是目前中国人最好的一个群体,可想而知,整个中国人的精神、思想和人格状况已经到达了何种不堪的地步!

 

 

2017年2月22日

新浪微博和微信公众号都已经发不出任何信息了,请朋友们关注我的海外账号

Facebook :Sheng Yin/尹胜/15989777021

Twitter:@yinsheng74

作者流亡海外,请予稿费赞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