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胜:偷渡,是我目前最成功的艺术作品

尹胜:偷渡是我目前最成功的艺术作品


前段时间,我同一位搞雕塑的民运人士和一位律师去程凯先生家吃饭,回来同车就聊了几句,聊到关于中国艺术的问题。我说,中国没有几个算得上真正的艺术家的,原因就是他们对美学、哲学、信仰没有深刻的认识,以及缺乏真正意义上符合文明的文化基础和历史传统。两位先生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依然认为我偏激和极端。其中那位律师说,中国十几亿人,难道都不懂艺术?我说人数多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比如足球。他说艺术不能和足球比,足球是体制问题。我就不想继续说下去了。既然足球可以是体制问题,难道艺术就不可以是体制问题?!再说,中国足球和艺术一样的确最大的障碍是体制问题,而体制问题只是限制了足球和艺术的发展,并非说这个体制不存在问题了,中国的足球和艺术就可以名列世界的前茅,或者就能领先于世界。事实上,就算中国的体制进入民主,那么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的足球和艺术同样是落后的,只是没有体制的困扰,我们才能走向正常的发展轨迹,这个背后更深层的逻辑依然是历史、传统、文化、思想和精神意志和信仰的缺乏。 


中国人对艺术的理解普遍还处于对物象的识别,一种形式上的判断,依赖于极为原始的、声音、语言、色彩的明确所指,才能理解一定程度上内涵意义。然而面对纯粹抽象的作品,或者更为深刻具有思想性的作品,他们几乎都是完全茫然而不知所指,我们还不要说从抽象作品中进入到对美学和哲学的思辨,还别说更进一步的、更深层次的精神意志的领悟和追求。所以,在我看来中国的艺术界只是权钱操控的名利场,根本与艺术无关。那么,中国的艺术理论也仅限于脱离了现实、人格精神和道德主体,脱离了真理与美的价值,只有空洞概念的堆砌,而对西方艺术理论的理解则又仅限于形式主义的层面。中国的艺术史也和中国历史一样,只是充满了欺骗和荒唐无知的一堆废纸,仅存只有愚昧和愚蠢的权力和权威在那里招摇过市,或以神秘东方色彩弄玄卖怪、或以狭隘民族奴隶文化自我标榜、或歌功颂德、等等……完全没有艺术真正的含义。


 
正是出于对中国整个政治、文化、教育、经济的系统性绝望,我才立志做一个独立艺术家,并同时兼修哲学。我做这些并非为了永垂青史和扬名立万之类的东西,而是为了自己的心灵能够得到慰藉,能够清醒的的面对这个原始和可悲的族群。所以,我也从也没有渴望过能得到中国官方美协的青睐,或者中国艺术界的认可。然而,我写的那些现世帖、粗话帖、以及很多批判性与审美抽象作品,却超乎那些所谓权威的想象,得到互联网上许多网友的应用和共鸣。


 
2016年下半年,由于家庭出现变故,我可以说倾家荡产,生活压力之下,我在网上发起“艺术上门”的构想。大概意思就是谁都可以邀请我上门,前提是需要承担我所有的费用,并给予我相应的报酬,但我可以画画、写字、或者装置、或者什么都不做,其实我的条件就是试试我的关注者们是否接受我的自由意志。没想到的是,我居然很快的得到了七八个邀请,很意外。这个貌似不公平的契约,其实就是一种公平的契约,因为这是在没有任何权力参与,完全出于自愿的双向选择。邀请我的朋友接受我的条件,承担我的一切费用,而且还愿意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付出相应报酬,同时接受我什么作品也可以不做的条件。最后我都留有一些作品,朋友们也欣然接纳了我,严格说这次“艺术上门”这个​契约本身就是艺术的,就是对我自由意志的接纳,这比起作品的意义或许更为深刻。后来蝴蝶艺术论坛还为此对我做了专访。只可惜,在中共的威胁恐吓之下,我在完成第五站山东潍坊之后就逃到了美国。还有上海、成都、云南、北京、西藏的邀请都没有办法继续履行。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但是这个艺术项目对于我来说是成功的,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中国社会目前至少有一小部分人是理解自由的意义的,也是接纳自由意志的,这可以说古往今来才有的思想转变。


 
第二个艺术项目呢,就是我的偷渡,我在被以“危害国家安全”被边控之后,我就在思考,是否要把偷渡作为一个艺术项目来做,我内心是确定的。在走之前,我和某个朋友说,我要偷渡出境然后到美国去。听得朋友都摇头,说不太可能,一是没钱,二是你还只能偷渡,三是你偷渡到第三国是非法入境,别人怎么可能让你合法出境?!除了美国大使馆帮你,否则不可能成功。我经过一番研究和计划,最终就是我在没有钱,被边控的情况下,途经五国十二天顺利到达美国,并合法入境美国。我把我的这次行为说成我目前最成功的艺术项目,朋友们不理解,认为这是什么艺术?!我只想说,我的偷渡成功首先表达了我自由意志,以及向人们展示了我追求自由的决心和信念,同时或许也体现我的一点点智慧和意志。与此同时,也是对中共专制的讽刺和嘲弄,甚至是蔑视。他们以为他们的国防固若金汤,跟踪控制网络是什么天网恢恢,而我用事实证明,那只不过是中国的自我吹嘘罢了,我一个写写画画的书生,居然能背负“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轻松脱逃到美利坚,这不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吗?!所以说,偷渡是我目前最值得骄傲的艺术作品,也是最成功的一个艺术项目。
 
我说我两个艺术项目,我想表达的是,艺术不是中国人理解的写字画画那么简单,而是用生命追求的一种精神价值。我的画作除了装置是属于当代艺术范畴的,而抽象绘画理念其实是欧美二十世纪的,对于当代艺术已经是陈旧的、过去式的、落后的形式,但是尽管这种落后陈旧的艺术形式中国人目前依然不明所以,不被接受。虽然在赵无极先生的盛名之下,中国也有很多画画的开始搞抽象,那也不过是形式主义的东西罢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抽象表现背后的哲学思想恰恰是对自由意志和独立思想的表达,这是其美学和哲学以及历史的意义。而中国现在的抽象绘画基本上连这个哲学意义都是不具备的,更不要说艺术家的人格里具备这样的精神,以及拥有这样的哲学思想体系。由此,只能是形式主义的,非常肤浅和表面的东西。


文章结束,我非常感谢在我偷渡路途中众多的朋友们,是你们的接力才有了我这一完美艺术的呈现,才能成功偷渡到美国。虽然一路的你们,我们都是初次相见,但由于价值观的相同,由于自由的召唤,我们早已经亲如兄弟。同时也感谢我到美国这段时间,那些收藏我作品的网友,以及给予我无私资助的朋友们,是你们让我交得起房租,买得起材料,能够在美国暂时安顿下来,有了一份自由而不恐惧,并且非常踏实和快乐的生活。你们在我心里就像天使一般,是神所赐予我的福音,所以,我对你们心怀感恩与感激!谢谢你们!


2017年3月7日


作者流亡海外,请稿费赞助

作者微信:yinsheng71

Facebook:Sheng Yin/尹胜/15989777021

Twitter:@yinsheng74

E-mail:yinsheng74@gmail.com



文章配图均为尹胜作品,欢迎咨询。

Advertisements

尹胜:偷渡,是我目前最成功的艺术作品》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