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胜:中国社会不存在启蒙的条件


近些年写了一些文章,并且因这些文章还受到了迫害,最终不得不逃亡美国。很多人把我误会为一个民主或民运人士,还有人认为我是一个启蒙者,然而对于我的写作来说,的确不敢领受这属于历史和族群的荣光。事实上,我的写作仅是出于我的个人意志,也是我追求信仰和真理的一种形式,并没有舍身为家国天下谋福祉的意思,也没有献身为大众苍生的理想。所以,很多人以为我是一个启蒙者,其实这是对我的错爱与误解,关于这一点我在以往的文章里和YouTube“深度思享”的视频节目里也有所谈及。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妄想启蒙他人也是一种病》,与其说我是在批判他人,不如说我是在批判自己。因为在我看来,中国社会从未有过真正的启蒙,同时,整个汉语智识界对启蒙概念的界定,以及启蒙所必要条件都没有弄清楚,这又何来启蒙呢?!更别说过客观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社会的问题。在这种盲目和感性的情形下,很多人都希望能启蒙更多的人。这种愿望或许是好的,但愿望与事实并不是同一回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脱离现实基础和不具备条件的愿望也是一种虚妄和无知,或者是一种理想主义色彩。

 要谈中国的启蒙,至少有几个必须的前提条件我们得搞清楚,否则依然避免不了感性和盲目。第一,到底什么是启蒙?启蒙的作用和目的是什么?第二、启蒙的对象是谁?大众在怎样的情况下才需要启蒙,或者大众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够被启蒙?中国社会存在启蒙的条件吗?第三、对于启蒙他人者有哪些必备条件?面对中国社会现实,我们应该怎么做?


 第一、什么是启蒙?及启蒙的作用及目的

 

启蒙从字面意义上说就是开启人们被蒙蔽的认知,然而从历史意义上来说就直接关系到13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所产生的启蒙运动,这个启蒙运动大体上说就是个人意志的觉醒,追求独立思想与科学精神的过程。其作用在于人们对自我和世界的认知发生了改变,建立了更为理性系统的世界观,由于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的改变和建立,同时促进了人的人格精神的改变和建立,最终又实现了社会体制的改变和建立。社会体制的改变和建立只是为了符合人们的价值观需求,而价值观的形成恰恰又是集合了精神信仰、文化传承、思想意识……..所谓的启蒙就在于我们能够理性客观的认识这个世界和人自身,并从中寻找到一条最好的道路,或者是人与人、人与世界相处的更好的方式,而根本诉求依然还是围绕生命幸福这个终极意义的。

 也就是说,理性思想的建立,对自我和世界客观的认识,并同时构建一套思想系统和价值体系,这就是启蒙。而启蒙的作用就在于根据这套价值体系,来指导自我的行为,同时创造一种适合这种价值体系的制度,符合文明的意义。而其最终目的,则是更大限度的实现人的生命幸福。

 

 第二、启蒙的对象和可以被启蒙的条件

 

需要被启蒙,这是启蒙存在的首要条件,然后才能去谈是否可以启蒙,如何启蒙。需要被启蒙就是需要认识真理和客观,这是抽象和形而上的精神需要。这在欧洲有宗教信仰的情形下才发生的,那么,在中国人们普遍上不具备精神信仰,所以他们也不需要抽象意义的精神价值,也不追求真理和客观,那么这个启蒙的首要条件就不成立了。 

 继而,在没有超越世俗意义、直指真理和事物本源、本质的精神信仰的中国,人们也就没有渴望真理和追求正义的精神诉求,那么他们也就不会去尊重现实和事实,去寻求客观和真相,从而去探索和接近真理。真理是事物本质与本源,首先它是一种信仰,然后形成的思想理论和方式、道德、经验与认知,就形成了一种文化形式,在这个信仰和文化意义上来说,亚洲历史文化可以都不具备,仅有的只是一种形式主义的生存方式,而绝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抽象智慧、直指真理的思想理论体系和相应的文化创造,更没有科学的发展。

 启蒙是是思想意识和知识的范畴,一个人没有思想,不具备知识那么这是愚昧的,只要让他知道足够的知识,帮助其建立思想系统,那么启蒙的就可以实现了。然而中国问题不仅仅只是愚昧的问题,关键最严重的是愚蠢的问题。愚昧是思想和知识范畴的,而愚蠢则完全是道德范畴的。比如说,一个不知道砒霜是有毒的,把它放在食物里毒死了人,这完全是出于愚昧无知造成的错误。而愚蠢呢?则是知道砒霜有毒,却为了害人故意要把人给毒死,这就是一种愚蠢。愚昧是不知道对错的无知行为,而愚蠢则是知道对错,但因为私利或仇恨等因素的故意行为。所以,愚昧是无知的,有思想和知识就能够启蒙,而愚蠢则是道德问题根本与启蒙没有任何关系。对于愚蠢来说,我赞成神学家朋霍费尔的观点,愚蠢唯一只能靠精神救赎,而不可能被启蒙。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中国社会爆发出来的种种社会弊病和现象,并非完全是出于无知所导致的,更多的是因为愚蠢所导致的,因此,在我看来,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更需要的是精神救赎,而远远没有形成可以被启蒙的条件。

 欧洲文艺复兴的启蒙运动,首先不存在普遍愚蠢的问题,而是存在愚昧的问题,所以才能够成功的步入现代文明。精神救赎对于愚蠢的意义,关键就在于人的道德主体的建立,无论是法制还是契约,如果没有道德主体的建立根本就不存在作用的对象,完全不存在启蒙的基础与条件。这个问题,关键就在于精神信仰问题,而信仰是文化的发源,文化也是信仰的体现,这也是我为什么彻底否定汉语文化与亚洲文化的根本原因。

 

 第三、 对于中国当下社会我们应该怎么做?

 

邓晓芒先生说中国应该有第三次启蒙,其实这是对启蒙概念的无知,严格说中国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启蒙,首先中国社会连启蒙的条件都是不具备的,根本上没有过启蒙, 又如何来第几次启蒙呢?!无论是五四或者六四,都只是感性的的理解现代文明,仅出于改变的中国的一种民族主义愿望,而不是直面真理的系统深刻理性认知,所以最终也只是形式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东西。这种形式主义和理想主义贯穿了中国社会的一切,包括对革命的理解,革命不是杀人放火,也是推翻某个政权,而是从精神意志的改变,到思想意识的改变,再到体制制度的改变,再到现实现状的改变,最终是为了人的生命幸福,是实现自由平等的价值理念,这才是革命的意义。从革命这个意义上看来,中国依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也是形式主义和理想主义的,是感性而盲目的。

究其原因,根本上还是文化的问题,文化直接来自于信仰,那么本质上就是精神信仰的问题。真正的精神信仰一定是超越世俗、直指终极真理与事物本源的,产生智慧和意志,同时诞生出符合文明价值的文化,比如宗教,并对真理有所发现总结及创造,如科学。无论是科学、法律、哲学一应具有现代文明价值和普世性的东西,可以说全部都来自西方,这都是实实在在的证据,文化的本质是文明,文明是信仰真理的智慧和意志所得出的成果,而亚洲文化的佛教与汉语文化都不具备文明意义和价值,智慧和意志也并不具足,而信仰的根本又不是直面事物根本和真理的。就说一样,逻辑的思想工具,亚洲文化都是不存在的。没有逻辑工具何来思想理论的构建呢?!但中国人,乃至亚洲人都罔顾这个事实,一味坚持糟粕里总有精华的文化观点,极为狭隘。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一个有志于自由平等的人来说,认同普世价值和现代文明的人来说,无论是在哪种专制之下,都应该先发现该地区的社会存在问题根本本质,然后有针对性的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法和方案,这才是有价值的。但这个前提必须对现代文明有清晰系统的认知,同时能够正确的判断自己所处社会存在的本质性问题,否则,是没有思想理论和历史参考价值的。

对于中国社会,我提出就是反华脱华,对应现代文明所必要的条件进行理论梳理,彻底颠覆有碍于启蒙的那些野蛮和顽固的文化思想与传统,边破坏推到,边重新认识和重建文明价值体系。目前,中国社会还谈不上启蒙,也没有启蒙的可能性,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致力于启蒙条件的建设。中国社会的蒙条件最基本的东西,首先是精神救赎,重建道德主体,只有在让人们脱离了愚蠢的前提条件下,人们才有可能被启蒙。所以,在我看来,启蒙只能针对愚昧,而无法针对愚蠢,启蒙必须在愚蠢得到遏制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实现的,中国社会从未被启蒙过,并且短期更没有启蒙的可能,因为没有启蒙的条件。

 

2017年5月22日
【写作也是一种劳动】


尹胜关注方式

微信:yinsheng71

YouTube:深度思享

Twwitter:@yinsheng74

Facebook:Yin Sheng/尹胜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