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暴风雨即将来临

尹胜:纪念刘晓波先生

关于刘晓波先生的了解,最早是在微信上断断续续看到一些帖子,开始仅是知道他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被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给关进了监狱。随后,又才知道他参与的《08宪章》以及他的一些碎片的言论,比如“中国人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才有可能有希望”,“统一就是奴役”,都闪烁着智慧和真理的光芒。
 

上个月听闻刘晓波先生肝癌晚期,网上呼吁可谓此起彼伏,然而这一切并未改变刘晓波先生的命运,同时也并未能动摇共产党邪恶的坚持。大约是7月10日,一个朋友说维基百科报道刘晓波先生去世了,我发了消息在Facebook和Twitter,周锋锁先生告诉是假消息,没想到不到一周这个消息就成了真。

 一时间,网络上都是悼念刘晓波先生的帖子,但就我看那些纪念刘晓波先生的帖子,几乎都把刘晓波先生的死作为反共的口实,予以工具化,我感到极为的愤慨,这是活生生的人血馒头。在我对刘晓波先生有限的了解中,他的《08宪章》纯粹就是一堆废纸,而唯一可见真理和智慧的恰恰是他“中国人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才有可能有希望”,“统一就是奴役”这样的片言只语,直指中国社会的本质。我发Twitter,说这事,觉得说得不够清楚,所以才想着要写篇稍长一点的文字。我在好多的文章中都说到,中国社会不仅仅只是一个单一的政治问题,而根本上是信仰和文化的系统性问题,这里我就不想再去重复我已经论述过的观点。就海外媒体和那些公知以及网友的言论,没有几个把刘晓波先生纳入普世价值、纳入真理和正义的范畴去认识的,仅把他和他的死当做反党反共的工具,这是极其低级和非常无耻的行为。我想了想,海外那些中文媒体和知识分子,他们依旧是愚蠢和愚昧的,也是懦弱无知的。或许他们有一些人并非不知道中国社会是文化和信仰的根本问题,但他们怕犯众怒,害怕影响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当然,更多的只是无知的网众,简单而粗暴而把中国问题全部归咎于共产党,而无法对文化和信仰进行系统性的反思。再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精神意志,也没有这样的知识体系,仅是抱着仇恨的心态,近乎于义和团似的情绪,以为只要推翻了共产党,中国就会走向民主,这是多么的无知和愚昧的认知!

 海外的媒体和知识分子,你叫得上名的,在我眼里一律都是机会主义者,都是懦弱和无知的一群华人或者是中国人。就美国而言,如果把这一群说中文的人放在一起,那么毫无疑问,另一个邪恶的群体又将诞生,除了制造灾难和污染世界,他们不会有任何的文明价值的呈现与创造。所以,对于海外的公知与中文媒体,所有的,我在此对你们说:不反华反亚反佛教,那么你们就是一群骗子或者是蠢货,你们仅拿刘晓波先生的死去和共产党打口水仗,只不过是为了获得你们的利益或者是满足于你们近乎愚蠢的认识,这是极其无耻的行径。

 “中国人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才有可能有希望”,“统一就是奴役”,这些话,将成为那块邪恶土地上漫长灾难中的金句,将不断被人重复和记忆。虽然这仅是文学性的描述,而缺乏理论性的论证,但也丝毫不影响它是真理的事实。

 对于刘晓波先生的行为,我为他的勇敢致以我的敬意,而我为他的遭遇而感到遗憾,这在我看来也是刘晓波先生没有理性而彻底的看透中国社会本质的原因。有人说,我没有看破刘晓波的死,他用他的苦难唤醒了很多人。我只有苦笑,对于中国社会如此这般愚蠢的族群,纵使刘晓波先生死一千回、死一万回,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刘晓波先生的选择是错误的,所作出的牺牲是不值得的,这与他对中国的认识不足是相关的。但无论如何,他是勇敢的,在他的那个时代是最耀眼的,我依然报以敬意。

 在那个黑暗的地方,在那个魔鬼遍地的族群里,刘晓波先生的离世虽令我痛惜,但我也深深为他而欣喜,这对先生或许也是一种解脱。生命只是一个过程,他是死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之上的,只有后来者沿着先生的道路走得更远,直到看到光明,这才是对先生最大的悼念和安慰!
2017年7月15日

 

 

尹胜:中国社会不存在启蒙的条件


近些年写了一些文章,并且因这些文章还受到了迫害,最终不得不逃亡美国。很多人把我误会为一个民主或民运人士,还有人认为我是一个启蒙者,然而对于我的写作来说,的确不敢领受这属于历史和族群的荣光。事实上,我的写作仅是出于我的个人意志,也是我追求信仰和真理的一种形式,并没有舍身为家国天下谋福祉的意思,也没有献身为大众苍生的理想。所以,很多人以为我是一个启蒙者,其实这是对我的错爱与误解,关于这一点我在以往的文章里和YouTube“深度思享”的视频节目里也有所谈及。
 

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妄想启蒙他人也是一种病》,与其说我是在批判他人,不如说我是在批判自己。因为在我看来,中国社会从未有过真正的启蒙,同时,整个汉语智识界对启蒙概念的界定,以及启蒙所必要条件都没有弄清楚,这又何来启蒙呢?!更别说过客观清醒的认识到中国社会的问题。在这种盲目和感性的情形下,很多人都希望能启蒙更多的人。这种愿望或许是好的,但愿望与事实并不是同一回事,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脱离现实基础和不具备条件的愿望也是一种虚妄和无知,或者是一种理想主义色彩。

 要谈中国的启蒙,至少有几个必须的前提条件我们得搞清楚,否则依然避免不了感性和盲目。第一,到底什么是启蒙?启蒙的作用和目的是什么?第二、启蒙的对象是谁?大众在怎样的情况下才需要启蒙,或者大众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才能够被启蒙?中国社会存在启蒙的条件吗?第三、对于启蒙他人者有哪些必备条件?面对中国社会现实,我们应该怎么做?


 第一、什么是启蒙?及启蒙的作用及目的

 

启蒙从字面意义上说就是开启人们被蒙蔽的认知,然而从历史意义上来说就直接关系到13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所产生的启蒙运动,这个启蒙运动大体上说就是个人意志的觉醒,追求独立思想与科学精神的过程。其作用在于人们对自我和世界的认知发生了改变,建立了更为理性系统的世界观,由于思维方式和价值观的改变和建立,同时促进了人的人格精神的改变和建立,最终又实现了社会体制的改变和建立。社会体制的改变和建立只是为了符合人们的价值观需求,而价值观的形成恰恰又是集合了精神信仰、文化传承、思想意识……..所谓的启蒙就在于我们能够理性客观的认识这个世界和人自身,并从中寻找到一条最好的道路,或者是人与人、人与世界相处的更好的方式,而根本诉求依然还是围绕生命幸福这个终极意义的。

 也就是说,理性思想的建立,对自我和世界客观的认识,并同时构建一套思想系统和价值体系,这就是启蒙。而启蒙的作用就在于根据这套价值体系,来指导自我的行为,同时创造一种适合这种价值体系的制度,符合文明的意义。而其最终目的,则是更大限度的实现人的生命幸福。

 

 第二、启蒙的对象和可以被启蒙的条件

 

需要被启蒙,这是启蒙存在的首要条件,然后才能去谈是否可以启蒙,如何启蒙。需要被启蒙就是需要认识真理和客观,这是抽象和形而上的精神需要。这在欧洲有宗教信仰的情形下才发生的,那么,在中国人们普遍上不具备精神信仰,所以他们也不需要抽象意义的精神价值,也不追求真理和客观,那么这个启蒙的首要条件就不成立了。 

 继而,在没有超越世俗意义、直指真理和事物本源、本质的精神信仰的中国,人们也就没有渴望真理和追求正义的精神诉求,那么他们也就不会去尊重现实和事实,去寻求客观和真相,从而去探索和接近真理。真理是事物本质与本源,首先它是一种信仰,然后形成的思想理论和方式、道德、经验与认知,就形成了一种文化形式,在这个信仰和文化意义上来说,亚洲历史文化可以都不具备,仅有的只是一种形式主义的生存方式,而绝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抽象智慧、直指真理的思想理论体系和相应的文化创造,更没有科学的发展。

 启蒙是是思想意识和知识的范畴,一个人没有思想,不具备知识那么这是愚昧的,只要让他知道足够的知识,帮助其建立思想系统,那么启蒙的就可以实现了。然而中国问题不仅仅只是愚昧的问题,关键最严重的是愚蠢的问题。愚昧是思想和知识范畴的,而愚蠢则完全是道德范畴的。比如说,一个不知道砒霜是有毒的,把它放在食物里毒死了人,这完全是出于愚昧无知造成的错误。而愚蠢呢?则是知道砒霜有毒,却为了害人故意要把人给毒死,这就是一种愚蠢。愚昧是不知道对错的无知行为,而愚蠢则是知道对错,但因为私利或仇恨等因素的故意行为。所以,愚昧是无知的,有思想和知识就能够启蒙,而愚蠢则是道德问题根本与启蒙没有任何关系。对于愚蠢来说,我赞成神学家朋霍费尔的观点,愚蠢唯一只能靠精神救赎,而不可能被启蒙。从这个意义上讲,对中国社会爆发出来的种种社会弊病和现象,并非完全是出于无知所导致的,更多的是因为愚蠢所导致的,因此,在我看来,中国社会和中国人更需要的是精神救赎,而远远没有形成可以被启蒙的条件。

 欧洲文艺复兴的启蒙运动,首先不存在普遍愚蠢的问题,而是存在愚昧的问题,所以才能够成功的步入现代文明。精神救赎对于愚蠢的意义,关键就在于人的道德主体的建立,无论是法制还是契约,如果没有道德主体的建立根本就不存在作用的对象,完全不存在启蒙的基础与条件。这个问题,关键就在于精神信仰问题,而信仰是文化的发源,文化也是信仰的体现,这也是我为什么彻底否定汉语文化与亚洲文化的根本原因。

 

 第三、 对于中国当下社会我们应该怎么做?

 

邓晓芒先生说中国应该有第三次启蒙,其实这是对启蒙概念的无知,严格说中国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启蒙,首先中国社会连启蒙的条件都是不具备的,根本上没有过启蒙, 又如何来第几次启蒙呢?!无论是五四或者六四,都只是感性的的理解现代文明,仅出于改变的中国的一种民族主义愿望,而不是直面真理的系统深刻理性认知,所以最终也只是形式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东西。这种形式主义和理想主义贯穿了中国社会的一切,包括对革命的理解,革命不是杀人放火,也是推翻某个政权,而是从精神意志的改变,到思想意识的改变,再到体制制度的改变,再到现实现状的改变,最终是为了人的生命幸福,是实现自由平等的价值理念,这才是革命的意义。从革命这个意义上看来,中国依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也是形式主义和理想主义的,是感性而盲目的。

究其原因,根本上还是文化的问题,文化直接来自于信仰,那么本质上就是精神信仰的问题。真正的精神信仰一定是超越世俗、直指终极真理与事物本源的,产生智慧和意志,同时诞生出符合文明价值的文化,比如宗教,并对真理有所发现总结及创造,如科学。无论是科学、法律、哲学一应具有现代文明价值和普世性的东西,可以说全部都来自西方,这都是实实在在的证据,文化的本质是文明,文明是信仰真理的智慧和意志所得出的成果,而亚洲文化的佛教与汉语文化都不具备文明意义和价值,智慧和意志也并不具足,而信仰的根本又不是直面事物根本和真理的。就说一样,逻辑的思想工具,亚洲文化都是不存在的。没有逻辑工具何来思想理论的构建呢?!但中国人,乃至亚洲人都罔顾这个事实,一味坚持糟粕里总有精华的文化观点,极为狭隘。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一个有志于自由平等的人来说,认同普世价值和现代文明的人来说,无论是在哪种专制之下,都应该先发现该地区的社会存在问题根本本质,然后有针对性的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法和方案,这才是有价值的。但这个前提必须对现代文明有清晰系统的认知,同时能够正确的判断自己所处社会存在的本质性问题,否则,是没有思想理论和历史参考价值的。

对于中国社会,我提出就是反华脱华,对应现代文明所必要的条件进行理论梳理,彻底颠覆有碍于启蒙的那些野蛮和顽固的文化思想与传统,边破坏推到,边重新认识和重建文明价值体系。目前,中国社会还谈不上启蒙,也没有启蒙的可能性,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致力于启蒙条件的建设。中国社会的蒙条件最基本的东西,首先是精神救赎,重建道德主体,只有在让人们脱离了愚蠢的前提条件下,人们才有可能被启蒙。所以,在我看来,启蒙只能针对愚昧,而无法针对愚蠢,启蒙必须在愚蠢得到遏制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实现的,中国社会从未被启蒙过,并且短期更没有启蒙的可能,因为没有启蒙的条件。

 

2017年5月22日
【写作也是一种劳动】


尹胜关注方式

微信:yinsheng71

YouTube:深度思享

Twwitter:@yinsheng74

Facebook:Yin Sheng/尹胜

 

尹胜:母亲的遗物与我的遗憾

妈妈是七月二十九号去世的,七月三十号我写了《这次,妈妈真的走了》这首诗,奔丧回来之后又写了《纪念母亲》的长文。之后,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我总是会时不时想起她。一旦想起她,我就会发呆,仿佛失忆般,陷入无边的惘然之中。其实,也不是惘然,而是彻底的失忆,仿佛什么也没有,只有无边无际深深的黑暗。是的,只有深深的黑暗,无边无际,除此,什么也没有。

 这种情况直到我完成艺术上门第五季的山东潍坊之行,回到珠海时才有所改变,我才慢慢的开始恢复关于母亲的记忆。关于母亲一生的苦难,我几乎没有这个能力去做准确而生动的描述,因为我根本无法承受那样的现实,也根本也没有这个勇气去体会她所经历的一切。母亲的苦难就像我自己心灵上的伤疤,如此的让我触目心惊和痛苦不堪。在我的记忆里,她似乎从来都没有坐下来休息过,总之一直在忙农活和家务,一刻也没有过歇息。她也很少有笑容,似乎只有泪水和哭泣—–家里死了畜生她哭,庄稼受灾了她哭,被父亲打了她哭……甚至杀猪她也会哭。杀猪前,无论如何妈妈都要给猪做一顿好吃的,边喂给它吃还边流眼泪边说“猪儿啊,多吃点吧,吃饱了好上路,我们一家大小都感谢你的……”许许多多的事,关于母亲的,每一件,每一庄,都让人刻骨铭心。单说,日日年年,那近百斤的粪桶压在她肩上几十年,年年日日翻山越岭,这也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

 家里就两间土墙瓦房,几件简陋的家具都是妈妈的嫁妆,由于时日长久,显得破旧不堪。除了这些,就是几个酸菜坛子和房梁上挂得高高的花生种和葵花种,妈妈怕我们五个孩子把这点种子都给吃断了,于是就用了绳子给吊在房梁上。家里可谓一贫如洗,除了这些,唯一的就是一个小木匣子,也被妈妈放在高高的吊板上。吊板,是我们老家的方言,就是在土墙上打进两个楔子,然后中间放一块木板,这样木板上就能放一些杂物。或许是出于好奇,我总希望能够得知那个木匣子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是不是有什么宝贝?这种好奇随着我的年龄与日俱增。终于有一年,大约是我上三年级的时候,我鼓起勇气,把一个凳子架在桌子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爬上去,取下那个多年猜想的木匣子。当我打开来的时候却是极其失望的,匣盖上是父亲用钢笔挨个写着我们五兄妹的生辰八字,别的都是一些完成征购公粮的收条票据,唯一的就是一个扎发髻的银簪子。银簪子就十厘米左右,扁状带有弧形,两头呈花瓣形。我翻了一遍,甚为失望索然,于是又把匣子放回原处。就此过了两天,也不知妈妈是怎么知道我曾经翻过那个匣子的?她像是祈求般的,有些焦急的告诉我:“儿啊,那些东西不要乱翻,丢了可不得了啊。天干地皮裂,皇粮国税少不得。你要弄丢了东西,我们一家人都得挨饿!”看到母亲焦急和祈求般的神情,我知道那些票据是极其重要的东西,而心里似乎便隐约也有了对“皇粮国税”的愤恨。

 从那以后,至少有一年多,我再也没去翻过那个匣子,直到有一天我们村来了一个收银饰的陌生人。我清楚的记得是在大院子我幺爸家的门口,那个收银饰的人问:有银首饰没有?我不知是出于虚荣,还是因为看不惯母亲总是舍不得给我们多点一点煤油灯,我就告诉那个收银子的,说我们家有一个银簪子。然后我就跑回去又爬上桌子,并架上凳子取下那个木匣子,把那个银簪子给翻找出来然后就卖给了收银饰的人。收银饰的拿出一个很小的称给称了,然后给了我两块钱,我拿着两块钱回家就给了妈妈。妈妈问我哪来的钱?我说,我把那个匣子里的银簪子拿去卖了。妈妈接过钱,没有说话,小心翼翼的、轻轻的坐在门槛上,然后就嘤嘤的哭出声来,眼泪也不停的留下来,然后又把头埋在膝盖上,浑身发起抖来。这是我见过母亲哭得最伤心的一次,因为她不是嚎啕大哭,也没有大叫大喊,而是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哭,但是她忍不住要哭。平日里,我如果犯了错,母亲并不吝惜打我,但是这次她没有打我,连骂我也没有,只是抱着头在那里轻轻的哭泣。看到母亲哭得如此伤心难过,我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但我不知道究竟做错了什么?她平日里哭得多,然而这样的哭却是唯一次,可以说这是我看到母亲最为悲伤的哭泣,甚至可以说是庄严的哭泣。那一刻,她像一个孩子,一个可怜的女孩,或者孤儿,蜷缩在自己的身体里,不断的抽泣和流泪…..很久,很久…….我虽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但我知道这次真的伤了妈妈的心,我希望妈妈能够像往日那样狠狠的骂我,打我。但是妈妈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抱着头,轻轻的、深深的哭泣。

 母亲什么哭完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呆呆的站在一边陪她,茫然而沉重。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母亲比起以前沉默了许多,非常的明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她才跟我说,别的东西都被爸爸拿去卖了,只剩那个银簪子了。是的,我记得我小时候,我的项圈、长命锁、手环、脚环、家里蚊帐的钩子都是银的,还有我帽子和鞋子上都镶嵌着许多小小的银娃娃。后来因为家里穷,又死猪死牛,家里因为什么急用钱,所以父亲把这些银饰都拿去卖了给大哥做学费。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个时候我不懂,随着我慢慢长大,我才知道,这些银饰都是妈妈的嫁妆。对于旧时女子,嫁妆是她在婆家安身立命的本钱,也是她的尊严和生存的保障,更是她的青春和她父母给予她的爱与关怀。我母亲保留那个银簪子,其实并不是因为它值钱,因为这个发簪比起蚊帐挂钩和我们孩子的穿戴都要轻细,更为便宜。她坚持留下它,那是因为这个簪子不但是对逝去的外公的一种纪念,也是她对自己青春的缅怀。这里面有她少女时的美好憧憬,有着浓烈亲情依恋,也有母亲岁月里点点滴滴的记忆与恩情。

 当我知道这个簪子对于母亲的意义的时候,我便处于长久和深深的自责与愧疚,所以多年来,我都尽力去负担她所需要的一切。事实上,我仅是拿一点微不足道的金钱,去维持她简朴而又简陋的日常生活。大约是2011年,我接她来珠海时,我专门安排带她去免税逛商场,在一家金店为她买了一个金手镯。当时也并不贵,仅值三千多块的样子。本来我还想买回原来那种样式的银簪子的,可是母亲因为年老早已剪了短发,没有了发髻,再说我也不愿意她再去面对这种失去的痛苦,所以才给她选了个手镯。这个价值三千多块钱的金手镯,在母亲眼里就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她戴在手上的时候很少,就算戴上也要拿衣袖遮得严严实实,生怕给人看见了。不戴的时候呢,她就用一个手帕裹了又裹,揣在贴身的衣服口袋里,生怕给弄丢了。每每看到母亲的这个样子,我就心痛,其实这个镯子在很多人那里都不值一顿饭钱,而她却拿它当宝贝一般。就算这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然而比起她个银簪子也是分文不值的,因为那是她一生唯一的念想,那里面有着她最美好的回忆,以及最纯真的情感和最瑰丽的梦想,也是她和她早逝的爸爸妈妈相忆的物证。每每,看见这个金镯子,我就后悔与痛苦,每每看到母亲如此珍视这个金手镯,我也就更加的后悔与痛苦。

 母亲过世后,三哥把这个手镯交给我,说是妈妈说的要留给我。我说给姐姐,姐姐说不要,要我还给孩子的妈妈。无奈,我买给妈妈的这件金手镯又成了她留给我的唯一的遗物。我回到珠海告诉孩子的妈妈,孩子妈妈坚持不要,说要我自己留着。每当我想母亲的时候,我都会把它拿出来,看一阵,痛一阵,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遗物,却是我一生的遗憾。然而这个遗憾,是我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的,只能在我心里痛,直到我生命终结的那一天。

 正是因为这种无法弥补的遗憾,我才想用这个手镯做一件艺术作品《母亲的遗物与我的遗憾》,以此来告慰我的母亲,同时告诉所有的人,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会成为永远的遗憾,无论多少钱,无论多少的忏悔,也无论多少的痛苦,也是永远无法去弥补它。因为,那是金钱所无法衡量的,也是永远不可能重获的,因为这是爱、是亲情、是青春、是梦想、是生命…..

 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后记【作品说明】
 * 黑色表示无穷的宇宙

 * 蓝色丝绸代表母亲灵魂存在那自由的天国

 * 红色代表我所处在的红尘、以及大红而血腥的愚昧传统汉语文化之中,与身陷挣扎在红色政权之中。

 * 中间是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遗物与我一生的遗憾那个金手镯,

 * 红蓝交叉点是我和母亲灵魂的唯一联系

* 中间的扣子时我衬衣上的第三颗扣子,离我心脏最近的一颗,代表我心里时刻想念母亲。

​ 

尹胜:“百分之十“与“总有精华”是更大的欺骗和愚昧

徐晓冬一战成名,他以职业搏击个体挑战传统武术整个太极,实则勇气可嘉。我最近看到他一个视频“冬哥辣评”,徐晓冬说:“太极百分之九十都是骗人的,只有百分之十是真的”。我很想知道徐晓冬这个百分之九十和百分之十的比例数据到底来自哪里?用什么方式采集、分析所得出的这一结论?有何科学依据?事实上,他的百分之九十和百分之十就是信口开河,感性判断而已。这让我想起反右时期,毛泽东说,我们的人民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好的,只有百分之五的人是坏人。这毛泽东的百分之五和徐晓东的百分之十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胡说八道,感性判断,自以为是,缺乏科学,没有证据,并且极其专制。这个百分之十实际上就是愚昧的本身,比之那百分之九十更加具有欺骗性,这也是中国文化得以苟存的空间。

徐晓冬说传统武术太极只是太极操,实战还没有第一套广播体操的预备起强。在我看来,广播体至少还有点锻炼身体的意义,有益于身体健康,而太极根本上就不如广播体操。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广播体操不骗人,没说自己博大精深,也不用花钱就能学到。关键的问题,太极拳虽然可以强身健体,但有损人的人格意志,原因就在于其背后的那套说辞,是以传统文化为基础的。像这种传统武术,强健人身体而又愚弱人心智,其文化根源主要来自老子的人《道德经》:“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翻译成现代白话“不要让他们懂太多,让他们吃饱就行像畜生一样,不能让他们有更多的追求,让他们永远傻瓜一样活着,什么也不明白”。除了道家,太极和其他武术也有儒家中庸的思想,比如“守中用中”。传统武术与传统文化一脉相承,只是统治者的愚民工具。而那些宣扬传统文化的,实际上就是一边屈服于强权意志,一边迎合统治者的愚民思想,积极创造和推行愚民的方式,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私利。作为普通的民众有的甘愿被愚,原因在于亚洲文化没有求真的基因,也消灭个体意志,只有在这种虚伪的文化里寻求一个集体,期望获得安全感和精神寄托。于是,统治者、传统文化创造者与推行者,以及接受者,就形成了几千年的文化传统和社会构建的基本结构。在这里,一切真善美都得不到弘扬,一切美德、正义、真理和勇气,都将被当作敌人而被消灭。

这里就不展开,凡事练练太极的人最终和那些儒生人格同似,只是更显出世的姿态,被谓为风骨。而事实上依然是奴性十足,虚伪浮华,极其狡诈,对残酷不公的现实具有超强的忍耐力。我可以说,凡是接受汉语文化和佛教的人,其人格都是扭曲的,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中西方现实和历史,无论是道德上、科学上、艺术上、勇气上,没有一个亚洲人在人类文明史上有过举足轻重的贡献,被全世界的人所记取。如果你不认为这是文化问题,那么你只能说黄种人是劣等种族。

说到传统文化问题,最无知的说法就是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用一大堆修饰的形容词直接包装野蛮的观点,根本不存在逻辑和理性的论证过程。再说,汉语文化,乃至亚洲文化,本身也不具备逻辑和理性,人们也认识不到这一点。稍好的一点,可以反观现实里一切具有文明意义与普世价值的创造都来自于西方,对传统文化总有一些疑虑。鉴于自己狭隘经验和学识,总是有点保留说传统文化的确有很多糟粕,但又不敢全盘否定。其实,这样的观点并不是进步的表现,反而比那种全盘认同传统文化的人更具有欺骗性。表面上很辩证,很客观,其实还是因为无知和愚昧。

作为一个智识分子,彻底否定汉语文化和亚洲文化,需要的不仅仅是是一种勇气,同时也需要智慧和知识,否则也是盲目和野蛮的。也就是说,要全盘彻底否定汉语文化与佛教,需要一个具有非常系统的思想理论基础和庞大的知识体系才能完成的,同时也必须对人类文明有清晰的认知,还要具有完备的改造方法与方案,与此还要有足够的勇气、信心、决心。因为否定汉语和佛教这不是目的,否定汉语和佛教是为了人们真正的认识人类文明,最终是实现对人的生命关怀。这个生命关怀就是自由平等的权利,有尊严有保障的人生,有公平公正的体制来加以捍卫和保护。
而作为平常人呢,无论你说的什么语言,你是哪里人,你总是不希望活在恐惧之中,连你言论自由的权利和财产权都得不到保障吧?!事实上,只要社会公平,有自由和平等的权利,人生有尊严,生活有保障,你是哪国人,学的什么文化,说的什么语言,又有什么要紧呢?如果这一点也不明白的话,我只能说你活该做奴隶,因为你自甘为奴,并且也会世代为奴!
2017.5.5

尹胜:悲喜之间【喜剧电影剧本】

【故事梗概】

李国民几乎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术家,但绝对喜欢艺术。他和她堂弟李来发一起在S市某个城乡结合部呆了七八年。他做的作品都是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非常奇怪,无人欣赏,同时也卖不出去,更没有什么名气,房租与日常生活全靠堂弟李来发干建筑装修工作维持。虽然艰辛,但其乐也融融。

​李国民的母亲在老家靠给人哭丧维持生计,并且还要照顾她多年瘫痪在床的丈夫,也就是李国民的父亲。为了多赚钱,李国民的母亲史桂芬终于因为哭丧太多,加之几场丧考死妣土豪的葬礼进行恶性哭丧竞孝,结果把嗓子给哭哑了,从此失去了生活来源。

 由于家里没有生活来源,家庭负担就落在了没有任何生存经验的当代艺术家李国民肩上。李国民经过一番冥思苦想,决心要子承母业,并发誓要把母亲的哭丧事业发杨光大,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他四处向亲戚举债融资,筹集了四五万元钱,自制了一批简陋的皮偶机器人,自称“国民礼仪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堂弟李来发边做建筑装修工,边为他到处贴小广告,慢慢还真揽到了一些哭丧业务。

 在几次奇特的业务中,李国民得到大笔的经费,事业发展非常顺利,各个方面都有了较大的改变。他也正式注册了以他自己名字命名公司:“国民礼仪有限公司”。皮偶机器人也由专业的设计人员设计,做成了会哭、会笑、会站,会默哀、会跪、会爬、会鼓掌、会握手,而且还有简单表情的多功能产品。在一次大的业务中还认识了雇主的女儿,貌若天仙的美娇娘周妍颜,找到了幸福的爱情。随着事业发展,但对其堂弟态度不知不觉傲慢起来,使其堂弟非常痛苦和不满。

 注册公司后他又接了几次大的业务,并且通过高明的游说,吸引了风投的资金,于是李国民的野心就开始膨胀。他希望公司走向国际,崇洋赶潮流,去公安局改了名字,把原来他爹起的、土气的“李国民”,改成了洋气十足的“李查斯”。“国民礼仪有限公司”也改成了“查斯礼仪国际集团”。同时还申请了专利权,并进一步扩大了市场。然而,堂弟李来发此时却辞职走了,消失在人海里。

 由于他以前借钱对大舅和二舅的承诺“如果赚了钱,算你们入股”,所以他的农村亲戚都到公司认领股东身份,闹了很多笑话,他想尽办法才将他们打发走,从此也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几经努力,查斯礼仪集团终于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李查斯,也就是以前的李国民一跃成为中国第一个世界首富,电视、报纸、外媒、福润,各种媒体争相报道。“哭出来的财富”、“传统文化的推动者与缔造者”、“全球最大的孝子”,“十六亿华人表率”各种荣誉,铺天盖地。

 他无限风光从美国回来,大批亲友、领导、各界去接机,女朋友穿着婚纱前去,把盛大的欢迎仪式办成了盛大的婚礼。当晚在酒店、将凯旋、接风和婚礼同时举行,宴请各界名流,场面非常的盛大铺张。

 他们送走宾客之后,李查斯驾车带着爱人周妍颜一起驾车回家时,却与一辆大货车相撞,当场身首异处。最后也不知道是谋杀还是车祸。而新闻报道是说,谋杀没有得到警方的证实。

 最后,他的母亲抱着他的尸体,欲哭无泪,欲哭无声。原本给别人哭丧的母亲,在此时却不能给自己的儿子哭丧。她嗓子哑了,泪早也流干了。没有泪水也哭不出来,只有痛不欲生。

 刚过门的妻子受了刺激,疯掉了,最后恰如他设计的那些皮偶机器人一样,又哭又笑,一会哭一会笑。

 整个故事百分之九十是喜剧构成,而结尾却以悲剧结束。把悲剧埋伏在喜剧之中,具有强烈的现实批判意义。爆笑爆泪之余,揭示中国传统文化虚伪的一面,最后作者希望能通过这部作品能引发国人对传统文化的深思。

 一、H市火葬场

 

1

H市是个千万人的国际大城市,其火葬场也相当具有规模。

办事大厅里来往的人神色各异,有肃穆沉默的、有惊诧茫然的、有惊惧不安的,也有兴奋好奇的;当然也有肤色不同的外国人。

走得快的,走得慢的。

大厅左侧摆了四个展位:一个是天福墓园的,一个是升华礼仪公司葬礼预定的接单展位、一个是“芳百世“高级玉石和瓷器骨灰盒的展销位,最后一个,也就是挨着大门口的却是一个名为“绝世艺术摄影”的展位。

四个展位都有客人坐下咨询,并奉有茶水。每个展位前,或男或女都有负责迎接前来咨询的人。

天福园的一个美女,轻舞着宣传页,向路过的人宣传:“天福园啊,龙脉风水,保富贵长久啊,欢迎了解。”正好走过一位先生,美女微笑着问:“先生看看吗?”

先生摆摆手走了。

高级玉石和瓷器骨灰盒定制展位豪华,也没人象天福墓园那样拉客。两侧各一位穿礼服的美女,时不时有人走经过,就会微微弯弯腰,致以欢迎的礼节。

“绝世艺术摄影”门可罗雀,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胡子,貌似艺术家打扮,像个活钟馗,独自在那里摆弄手里的单反相机。展位一侧有一条广告语,“绝世绝摄,留下最后的美,绝对绝版”。

葬礼接洽展位坐得满满当当,好些客户和接待人员在交流着什么。

 

2

办理火化证的窗口居然还排起了长龙,都是等着办理火化证的。

大厅嘤嘤嗡嗡,虽然声音不大,却很嘈杂。如果不仔细看,还是以为是春运的火车站呢。

队列里一个穿深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王总,胸佩一朵硕大的大白花,吊在胸前,一动就晃荡,险些差点就遮住了脸。因为站的太久,往前望望,实在忍不住,用四川方言道:“我以为中国只有坐火车排队、看病排队呢?,龟儿的,没想球到连死个人火化也得排队!”

前面一个少妇,也是深色服装,佩戴一朵小白花,回过头看着王总,操着山东话,附和说:“谁说不是呢?俺都等了好几钟头呢,午饭都莫有吃!”

少妇说话间,看了看王总胸前那个硕大的大白花,“噗呲”,居然笑了起来!说:“大哥,你咱戴这么大朵花?”

说完才发现自己在办丧事,马上把脸色沉了下去。

王总扬扬头,似乎还有点骄傲,轻笑着,但有客气回答道:“戴个大点的花,表表孝心撒!”很自豪的样子,似乎没有觉得任何不妥。

旁边的人都忍俊不住,但又都立刻把脸色沉了回去,这必定是白事,不适合笑眼放肆。

 

3

另一个中年男子马总,径直去敲窗口旁边办公室的门。火葬场的刘经理从里面迎出来。

刘经理出来说:“嗨!马总,你的火化证我已给你办好了!”

男子一愣,赶紧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包,趁势而隐蔽的塞进刘经理的西装口袋。刘经理象征性拒绝的扭了扭,也算表示客气。

马总边塞红包,边谄媚笑着,用夹生普通话道:“谢谢刘经理,这不是我的火化证,你看我的身体。”说着,拍拍自己的胸脯,意思是自己还很健康。“这是我妈的火化证。”

刘经理很不好意思,说:“哦,对不起!你妈的!你妈的!”

说完,两个人感觉还是不对,大家尴尬一笑。赶紧握个手,然后相互挥手告别。

马总感谢而客气地说:“再见!”

刘经理停住脚,轻轻摇摇手,意思是在火葬场不要也不能说再见。

马总尴尬一笑,回头狠狠抽自己一耳光:“我他妈是个猪!”

 

 

二、哭丧竞赛

 

1

火葬场办事大厅对面就是殡仪馆,殡仪馆其实就是把建筑的一楼,如同商铺般分割成一个个空间租借给需要办葬礼的人。

一字排开的全都是吊唁厅,布置各式各样。当中紧挨的两个豪华吊唁厅,非常的宽敞。其两个主事人都是我们见过的,一个是胸戴夸张大白花的王总,一个是给火葬场刘经理塞红包、自扇耳光的马总。王总母亲过世,马总父亲过世,恰好葬礼又选在同一个时辰。

两个人各自张罗着自己的事。

两个都是土豪级人物,家大业大,不但都请了和尚道士做法事,并且都雇了专业哭丧的人来为自己老人哭丧,以表孝义。

哭丧,必定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嘛!由于是土豪、老板,根据富在深山有远亲的中国世理,所以两边的宾客云集,各有好几百人,就披麻戴孝的孝男孝女都至少过百。场面蔚为壮观。

马总这边四个和尚、四个道士围着棺椁转圈,各显神通。

道士身着道袍,左手拿拂尘,口里均念念有词。右手不时在空中狂画鬼符,画一阵把拂尘一挥,想必是把那个虚空鬼符扫献给棺椁里过世的老人。煞有其事的样子,很滑稽。他们动作居然很统一,一看就是经过精心排练的。

和尚们有双手合什的,有敲木鱼的,有敲法罄的,有打锣的,打一通、念一通,念一通,打一通。至于嘴里念叨的什么,只见声调起伏,内容全然听不懂。神秘兮兮,神神叨叨。

王总那边也是和尚道士,人山人海的。

 

2

开始只是和尚和道士在那里装神龙鬼,宾客和穿孝服的都在旁边自由的走动。

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在中国都是一个聚会,一个party,亲戚朋友间聚在一起互道别情,问长问短。

少女的问减肥,老的问健康,中年女人问孩子,男人问工作事业。

和尚、道士的法事差不多时,丧礼主持道:“吉时将到,跪丧仪式马上开始,请各位孝男孝女们依次在灵前跪好!”

穿孝服的人陆陆续续按次在灵前跪坐下去。这时,一个中年妇女急匆匆赶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葬礼礼仪公司主管,抱着几件孝服迎向中年妇女,小声抱怨道:“桂婶,怎么才来,就差你啦。”

桂婶正是我们男主角李国民的母亲,史桂芬。桂婶拍拍身上的土,说:“对不起,那边刚哭完我就赶过来了。幸好没误事!”边说边麻利的穿上葬礼礼仪公司主管递上的孝服,然后找个靠边的位置跪下去了。

后面的中年男子叫马国军,是马总酒店的总经理,和马总是一个家族的非直系亲属。马总看到他,以一个土豪老板应有的口气询问道:“你不在酒店呆着,来这里干嘛?!”

马国军以马总给火葬场刘经理一样谄媚阿夷的笑脸,说:“马总,虽然俺们不是一房人,但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马字,您是俺领导,平时对俺那么好,老爷子过世俺要不来穿孝,那俺就太没有良心了!”

马总不耐烦挥挥手,但是心里还是很得意下属这恰当的马屁的。

马国军向礼仪公司主管要了套不大合身的孝服,赶紧胡乱的穿在身上,找个角落跪了下去,屁股朝天。

 

3

在道士、和尚最后一阵猛念之后,主持人拖着假装悲伤的调子说:“孝男孝女,送老人一程呢!”

道士和尚又一阵猛敲。

敲毕,灵前就响起一片哭声。

史桂芬,桂婶哭得非常悲而有调,咿呀有韵,一听就知道是专家级的哭丧高手。

另一旁的王总那边也恰逢即将进入哭丧环节,隔壁一哭,这边的人都有点茫然了,有些宾客居然还过去观看,仿佛有什么好节目一样。

王总顿觉不爽,感觉丢了面子。主持人宣布:“跪丧仪式开始!”

和尚道士敲敲打打过后,王总抢过话筒,对孝男孝女说:“声音给我大点,一定盖过他们,给我老娘争口气!”然后对请来的哭丧队强调:“各位用点力气啊,我给你们加三百块!”

有钱就是好使,王总这边一开嗓就完全盖过了马总那边的哭声。

马总先是一愣,着急了,爬起来,丢了哭丧棒,抢过主持人的话筒,激动的说:“给我声音大点,盖过去!我给你们加五百,千万别给俺爹丢脸!”

就这样一来一往的,王总立马给哭丧队报酬加到八百;马总也不干示弱加到一千;

王总加到一千五;马总加到两千。

哭丧声已经不是哭丧声了,最后完全是嚎叫,所有的人都扯着脖子死命的嚎叫。

这是一场壮观的嚎丧大比拼,没有韵律节奏,没有悲伤,只有音量分贝高低的生死较量。

最终也难分输赢。


  

三、国民与来发困窘而温暖的生活

 

1

初夏,S市郊区某个排洪渠岸边草地上,草色青青。

李国民32岁,懒散颓废,一头长发,燃着劣质香烟仰躺在草地上,翘着光脚丫,仰望着天空。

天上的云一会东,一会西,仿佛天上和云里有他的梦想一般。

就一个姿势,从下午两点多,一直躺倒傍晚五点多,李国民才慢慢爬起来,慢慢往回走。

他走路总是吊儿郎当的慢,似乎若有所思,满眼的漫无边际。

 

2

一个城乡结合部,往前不远就是现代林立豪华的高楼,而这里却是矮小杂乱的民房,这也被称着城中村。

他慢慢的走到胡同口,小玉一如既往的站在那里。小玉一看就知道是靠皮肉吃饭的,穿着时髦性感,叼着香烟,左顾右盼,扭来扭去。见到李国民回来,操着东北话道:“老师,进去玩玩嘛!”

李国民似乎没听到一般,斜眼看了一下小玉,走过几步才停下,回过头来说:“小妹,我想请教你个问题。”

小玉头一昂:“说!”

李国民:“你们开始都叫老板,后来又叫领导,现在又叫老师,这有什么道道吗?”

小玉一撇嘴,很骄傲的说:“不要以为我们做这行的就没文化好吧?!以前市场经济我们把客人叫老板,后来当官的吃香我们就叫把客人叫领导,现在文化兴国,我们就称呼客人老师。你以为我们就不关心社会发展呀!哼!”

李国民扭身竖下右手的大拇指,然后转身走向自己前面不远的出租屋。

来到门口一推门,由于年久失修,门扇居然轰然倒下去了。

“我操!”李国民面不改色的进了屋,也不管倒在屋里的门扇。又埋头搞他的钢筋人偶当代艺术品。

人偶已经有六七个,堆在墙角,全是跪爬着的,头伏在地上,这倒象极中国人几千年来下跪的形象。

 

3

天已经黑了,堂弟李来发浑身白灰,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肩上挎着工具包,手里拎着些菜蔬。没进门就高声叫:“哥,我回来啦!”一脚踩在倒下的门扇上,差点没摔倒。“啊,这、这房子也太破了吧!”

李国民说:“让房东过来修。”说话时,依旧埋首于他的钢筋人偶当代艺术品。

来发道:“算了吧,这么点小事就不要麻烦人家啦!”

说着从工具箱里找来锤子和钉子,叮叮哐哐,几下就把门给钉结实了。

来发24岁,17岁就到S市和堂兄李国民在一起,做装修建筑工。小小年纪还承担了房租和堂兄的生活开销,并为他做饭洗衣等一应繁琐家务。

来发活泼,天真,纯粹,善良,天性乐观,似乎没有任何烦心事。“哥,我买了土豆,给你做土豆烧排骨吧”。

国民开心笑着说:“好啊,你又给我改善生活啦“!

来发进厨房,洗手、洗米、洗菜、切菜做饭。国民依旧埋头于他的钢筋人偶当代艺术品创作。

来发边做饭,抽空出来看堂哥做个钢筋人偶:“哥,人家都是画人像,做那种雕塑,你用我给你捡回来的废钢筋做这些人像,你说有人会买吗?”

李国民说:“不知道,也许有吧,中国人多,傻子也多。再说为什么要卖?这是当代艺术品,看得懂的人很少的。”说话时一脸的不以为然,“你也不懂。”

来发很神圣的看着那些钢筋人偶:“你说我给人装修房子,批墙贴砖我一看就会,可怎么就看不懂这当代艺术呢?”

李国民:“那是因为你没有wisdom。”然后又用中文重复一遍:“智慧。”

李来发说:“你别给我讲英文嘛。哥,智慧是什么东西?”。

李国民咬牙绕了一圈钢筋:“或许,有一天你自然就懂了。”

来发崇拜的看着堂哥国民,因为堂哥说话总是很高深。

不一会,饭好了,来发在厨房叫着:“哥,开饭啦”!

“好勒!”国民拍拍手,美滋滋的去洗手,和堂弟一起吃完饭,享受堂弟殷勤和周到的照顾。兄弟两日子虽然清贫,但还算其乐融融。

 

 三、国民与来发困窘而温暖的生活

 

1

初夏,S市郊区某个排洪渠岸边草地上,草色青青。

李国民32岁,懒散颓废,一头长发,燃着劣质香烟仰躺在草地上,翘着光脚丫,仰望着天空。

天上的云一会东,一会西,仿佛天上和云里有他的梦想一般。

就一个姿势,从下午两点多,一直躺倒傍晚五点多,李国民才慢慢爬起来,慢慢往回走。

他走路总是吊儿郎当的慢,似乎若有所思,满眼的漫无边际。

 

2

一个城乡结合部,往前不远就是现代林立豪华的高楼,而这里却是矮小杂乱的民房,这也被称着城中村。

他慢慢的走到胡同口,小玉一如既往的站在那里。小玉一看就知道是靠皮肉吃饭的,穿着时髦性感,叼着香烟,左顾右盼,扭来扭去。见到李国民回来,操着东北话道:“老师,进去玩玩嘛!”

李国民似乎没听到一般,斜眼看了一下小玉,走过几步才停下,回过头来说:“小妹,我想请教你个问题。”

小玉头一昂:“说!”

李国民:“你们开始都叫老板,后来又叫领导,现在又叫老师,这有什么道道吗?”

小玉一撇嘴,很骄傲的说:“不要以为我们做这行的就没文化好吧?!以前市场经济我们把客人叫老板,后来当官的吃香我们就叫把客人叫领导,现在文化兴国,我们就称呼客人老师。你以为我们就不关心社会发展呀!哼!”

李国民扭身竖下右手的大拇指,然后转身走向自己前面不远的出租屋。

来到门口一推门,由于年久失修,门扇居然轰然倒下去了。

“我操!”李国民面不改色的进了屋,也不管倒在屋里的门扇。又埋头搞他的钢筋人偶当代艺术品。

人偶已经有六七个,堆在墙角,全是跪爬着的,头伏在地上,这倒象极中国人几千年来下跪的形象。

 

3

天已经黑了,堂弟李来发浑身白灰,灰头土脸的回来了,肩上挎着工具包,手里拎着些菜蔬。没进门就高声叫:“哥,我回来啦!”一脚踩在倒下的门扇上,差点没摔倒。“啊,这、这房子也太破了吧!”

李国民说:“让房东过来修。”说话时,依旧埋首于他的钢筋人偶当代艺术品。

来发道:“算了吧,这么点小事就不要麻烦人家啦!”

说着从工具箱里找来锤子和钉子,叮叮哐哐,几下就把门给钉结实了。

来发24岁,17岁就到S市和堂兄李国民在一起,做装修建筑工。小小年纪还承担了房租和堂兄的生活开销,并为他做饭洗衣等一应繁琐家务。

来发活泼,天真,纯粹,善良,天性乐观,似乎没有任何烦心事。“哥,我买了土豆,给你做土豆烧排骨吧”。

国民开心笑着说:“好啊,你又给我改善生活啦“!

来发进厨房,洗手、洗米、洗菜、切菜做饭。国民依旧埋头于他的钢筋人偶当代艺术品创作。

来发边做饭,抽空出来看堂哥做个钢筋人偶:“哥,人家都是画人像,做那种雕塑,你用我给你捡回来的废钢筋做这些人像,你说有人会买吗?”

李国民说:“不知道,也许有吧,中国人多,傻子也多。再说为什么要卖?这是当代艺术品,看得懂的人很少的。”说话时一脸的不以为然,“你也不懂。”

来发很神圣的看着那些钢筋人偶:“你说我给人装修房子,批墙贴砖我一看就会,可怎么就看不懂这当代艺术呢?”

李国民:“那是因为你没有wisdom。”然后又用中文重复一遍:“智慧。”

李来发说:“你别给我讲英文嘛。哥,智慧是什么东西?”。

李国民咬牙绕了一圈钢筋:“或许,有一天你自然就懂了。”

来发崇拜的看着堂哥国民,因为堂哥说话总是很高深。

不一会,饭好了,来发在厨房叫着:“哥,开饭啦”!

“好勒!”国民拍拍手,美滋滋的去洗手,和堂弟一起吃完饭,享受堂弟殷勤和周到的照顾。兄弟两日子虽然清贫,但还算其乐融融。


 

 

 

 

尹胜:唯物主义下的理性哲学等同于反真理

无论民国时期的冯友兰、胡适,也无论是现在的邓晓芒、秦晖,所谓的大陆学者基本上都在极力的推崇理性,讲究科学知识,甚至他们认为中国社会的问题就在于理性程度不够,科学精神、知识匮乏不足所导致的。他们的认识是否正确呢?严格说也是对的,中国社会的确存在理性程度的欠缺和科学精神的不足、知识的匮乏,但我想说的是,中国问题不仅仅如此。推崇理性和讲求科学原本是没有错的,但错的是什么?是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以及整个社会缺乏真正意义上的精神信仰和相应的文化。

理性在很大程度上和科学是紧密相关的,如果没有理性哲学,那么也谈不上科学,没有逻辑和明确哲学概念就没有科学理论的构建与研究实践的深入,更不可能有实证的认知成果。但中国问题,除了理性思想与科学精神的不足,知识的缺乏,更为致命的是缺乏精神信仰和相应的文化,并且还抱着愚蠢透顶的唯物主义的世界观。

理性思想是对真理系统性的认识,然而这理性的来源恰恰是感性,而对绝对真理的认识也是对造物主【神】的信仰发展而来的,至少这个逻辑是正确的。这也就是说,感性是孕育理性的母体,而理性又是感性的成果。感性是无限的,理性却是极其有限的,感性是因,理性是果。感性因为理性才能得到延伸,理性因为感性才能得以发展。从文化角度上来说,对神的信仰【感性】就是对真理探索【理性】的开始,如果没有对神的信仰,那么也就不会产生对绝对真理的探索。这一点,哲学和逻辑及科学系统性都是来自于有神论的西方,而绝不是源自无神论的东方。

既然宇宙是无限的,感性也是无限的,而理性也就意味着永远是有限的,只是随着人类历史发展,理性有限的边际因人们不停的探索而扩大。理论上说,无论理性边际如何扩大,它始终还是有限的,而感性的延伸永远是无限的。当然,我强调感性的无限并非是否定理性的存在和价值,而是针对于中国社会完全推崇理性和科学,而缺乏感性意义上的精神信仰和宗教文化,这样的理性是无本之木,是脱离了感性滋养,是僵死的理性,没有任何生命力只因为其没有发展的感性来源的文化和精神基础,甚至还是邪恶的。

比如现代的法制,在中国的法制严格说仅仅只是一个是非问题,却无正义的精神实质,正义的来源在哪里?其最初来源依然是精神信仰的。我这么说,中国的知识界立即就把我判定为唯心主义,而他们学校教授的一切科目、一切科目的源头和研究、方法都是来自西方的。而西方为何就能发展起来这一系列的文明系统呢?这就是中国学者不去追究的根源。还是拿法律说,最早的法典就是神权法典,法律的存在是以保护道德为目的的。到至今,罗尔斯在他的《正义论》中,依然谈及道德主体才是法律的对象和目的。而道德的真正含义,恰恰又是宗教价值的文化对人的人格塑造的核心。这个人格塑造,又是围绕精神信仰而展开的。换句话说,至今欧美的法律依然是道德的底线,依然以道德主体为对象和目的,这个道德主体不是单一的生物体的人,而是具有精神信仰和相应文化所塑造的社会单位。而中国法律并无道德的建树,仅是针对生物体的人强制性的社会行为规范或准则。这是极为机械和原始的,毫无文明价值,由于没有道德主体受宗教文化及精神信仰的提升与促进,法律的底线也根本无法保障。

如果理性脱离了精神信仰和具有文明价值的文化,那么理性只是冰冷的工具,如同德国二战时期脱离了文化与信仰的理性和科学,最终还会成为杀人的凶器。

总而言之,绝对真理严格说就是绝对的感性,逻辑可以抵达,而永不可实证。也就是说理性思想和科学都只是相对的,而这种相对是来源于有神论的发现,其根源是对对宇宙终极意义的信仰及产生的智慧与意志形成的系统文化与精神。而中国目前学术界理解的理性和科学,是脱离精神信仰和具有文明价值的文化的,最终只是一种工具。并且这种工具被极权驱使,于是又成为一种凶器,所以这个语境中的知识分子和学者有意无意又成了极权的帮凶。无论如何,唯物主义的理性和科学,由于精神信仰、真正意义上的道德和文明价值的文化缺乏,其最终是批着真理的外衣却又实实在在是反真理的!

2017.4.27

尹胜:不可理喻

昨晚在一个家庭聚会上,我结识了几位朋友,当时我也有做简短的读经分享,后来承蒙朋友美意,拉我入群,我转发了自由亚洲对我专访的音频。结果就造成马先生的不快,并且在群里@我,表达了他的反感和对我的批驳。

其实,这位马先生在昨晚已经对我耿耿于怀了,并和我有过交流,他说传统文化也有有好的地方,我问他哪些是好的?他说比如汉语。我就汉语的问题对他做了说明,他也没有任何辩驳之词。今天早上,在群里@我的一段,于是我做了相应的回复。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好,马炜先生好

圣安!就马炜先生@我的留言,我回应如下

1、儿不嫌母丑,你说的母亲的美丑不知是灵魂心灵的,还是外表的?母子关系是血缘亲情,似乎与美丑扯不上关系,如果一个母亲灵魂是丑陋的,就像有一些女人把自己的孩子卖给别人,虐待孩子,可能这个母亲也没什么值得爱的,是应当嫌弃的。如果是外在的美丑,一个当儿子的太在乎母亲外表的美丑,这似乎也太邪恶了,因为母亲的外貌美丑最在意的是她的恋人,而不是她的儿子。

2、饮水思源,你在美国生活,你享受的制度、生活、环境、科技,这些源头在哪里?一切具有普世意义的发明创造全是来自西方的。所以,最应该饮水思源的是你。你要说生命来源,那就是人怎么来的,那就是造物主,是这样吧?难道你认为造物主这个源头不及中国亚洲这个表面的源头?

3、大爱宽恕,宽恕的前提是有罪,并且值得宽恕,比如我不需要你的宽恕,因为对于来说我并没有错,也没有罪。对于基督来说,我需要宽恕,因为我有罪,但基督并不宽恕撒旦,我也不宽恕一切伤害人尊严及生命的文化。

4、存在即合理,既然你认可存在即合理,难道我尹胜是不存在的?我是虚拟的?如果我是存在的,按你信奉的哲理,我也应当是合理的,但马先生似乎认为我已经不合理了,也就是完全不认为我是存在的,或者说是希望我不存在?

5、关于文明是个大话题,恕我不敬,你可能连文明的定义也不一定明白,更别说具备文明史的知识。
6、关于否定亚洲文明和中华文明,这同样是一个大的话题,我写了很多这方面的文章,一个观点背后应该是可证的,至少应该有论证论述的过程,请问马先生,你的论证在哪里?

7、不可理喻,这话太过野蛮,因为我一直谈的是理,而你从未说过理。再则,你是否认同我,那是你的事情,对我而言,毫无疑义,我表达观点仅为寻求价值观相同的朋友,你也可以去寻求和你价值观相同的朋友。

鉴于对马先生和昨晚各位弟兄姊妹同沐主的恩典,有机会相聚,也出于对马先生的尊重,所以作如上回应。然后,我退出微信群,如果给马先生造成不快,我表示歉意,但你是否认同我,对于我尹胜来说一点也不重要。至于不可理喻,我留给你做礼物,我想这是最合适你不过的。

尹胜
2017年4月22日


尹胜联系方式
微信:yinsheng74

ICQ:710085813

YouTbe:【深度思享】、尹胜

Twitter:@yinsheng74

Facebook:Sheng Yin/尹胜/15989777021

Email:yinsheng74@gmail.com